沈佳宁现在就像被抽了丝的虫蚕,无心也无力,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种如此绝望,如此透彻心扉的痛包围着。她甚至感觉到,那种痛开始由破裂的心里面流了出来,渗透到了全身,让她觉得冷,让她觉得全身在发抖。虽然几个月前,她就知道这一天是迟早要到来的,也知道心一定会很痛很痛的,但没想到,心真的可以痛到这种程度。这种痛,让人比死还要绝望。 尽管李迎坚持不让她来送机,但是她还是去了。

一开始,她还故作坚强,她要让李迎放心的离开。但当李迎托运了行李,要进安检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抱住了李迎,哭得一塌糊涂。她抱得很紧,很紧。她知道,自己一松手,李迎的味道就再也闻不到了。她哭得像个孩子,是的,李迎一直都说她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已经不记得,后来她和李迎是怎么分开的,李迎是怎么走进安检区的。当她看李迎从忽然从安检区里跑出来,把她紧紧抱着的时候,那一刻她是多么地欣喜若狂,但当她看到李迎愧疚的眼神的时候,心情又一下子重新跌回到了谷底。李迎的泪水也同样沾湿了她的衣领,她的头发。她已经不敢去问,“你一定要走吗? ” 她知道,答案只会让自己更加伤心。最后,李迎过了安检区,在消失在人群中之前,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带走了她的魂魄,让一直支撑着她的东西,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几乎瘫坐在机场大厅冰冷的地上。

她没有马上离开机场,而是靠着浦东机场国际大厅的柱子,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安检区的方向,她依然期盼着奇迹的出现。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长时间,最后,眼神由期望慢慢的变成了绝望,直到她了看表,已经是下午16:35,知道李迎早已经在飞机上,飞向地球的另外一端,无论她再怎么伸出手,却再也触不到他了,这才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机场,上了机场三号线。 这个男人带走了她的一切,她的心,她的爱,她的初恋。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学会了真真正正,全心全意地去爱一个人,甚至把她的的第一次,都给了他。

她深深爱着李迎,爱得疯狂,爱得痴迷,爱得不能自拔。她想去恨李迎,但她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她怎么恨得起来。如果,真能恨他的话,她现在一定不会这么痛苦。她只能恨自己,她狠自己为什么会第一眼就就喜欢上了李迎。 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喜欢一个外地人,她很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自拔,她甚至恨那个从没见过的飞飞,她更她恨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让李迎走了。她多么希望自己是那个飞飞,那个一直隐藏在李迎心底的那个女人。 一年前,她还在憧憬着美好的生活,想着一定要和李迎好好的,久久的。李迎说不希望她从事理论物理这一类枯燥乏味的工作,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专业不对口的工作。李迎说要在上海买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她连在那里买房子,买多大的房子,都已经想好了,甚至托了亲戚去弄到最优惠的房贷利率。 “李迎,啊,李迎,你给我规划了人生道路,但自己却一走了之。你真的好狠心。”

第一次见到李迎的情景,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样,历历在目。她记得当她第一看到李迎的时候,就被他那忧伤,但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的眼神,深深地吸引住了。她还记得,刚入学的时候,她在迎新晚会上,作为新生代表,在台上用小提琴演奏Fritz Kreisler的《爱之喜悦》,在台下那么多人中,她第一眼就找到了那对属于李迎,亮晶晶的眼睛。她还记得,自己是多么入迷地望着那对眼睛,面带微笑,拉出了当晚最好听的音符。 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李迎真的离开了,终于离开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座充满了她和他回忆的城市。而这些回忆,正像石磨一样,把她的心磨成了粉,飘散在了风中,沾着梅雨的湿汽,纷纷落在了地上,不停地被车子碾过。心碎了或许还可以拼起来,但已成这样了,还能好的起来吗?虽然,临走前,她答应过李迎,一定会好好的。

谢谢北京姑娘疯长稻草录制的好声音。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