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梅雨天气,七月二十八号,细雨蒙蒙,霓虹初上,沈佳宁,一个人,漫无目地走在张江路上,手里拎着个孤零零的单肩包。细细的雨点,早已沾湿了她的衣服。不时有车辆,急驶而过,溅起路边的积水,在她的混色修身雪纺连衣裙已留下点点污迹。本该是乌黑发亮的尖头高跟鞋早已被泥水掩盖住了原有的色彩,暗淡无光。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机场出来,上了三号线到了龙阳路,又怎么接着坐了地铁来到了这里。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狼狈不堪的,尽管她是那么美,那么爱美的一个女孩。泪人,恐怕就是她现在最贴切的写照。出了机场之后,她就一直告诉自己不许哭,要坚强,但她怎么能不哭,她本来就是一个爱哭的人,从小到大,受了一点点委屈就是要哭的。她还记得,李迎经常刮她翘翘的鼻子,笑她是个“哭包”。

谢谢北京姑娘疯长稻草录制的好声音。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