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进山,本来画风是这样的。

dangerious hunting7

dangerious hunting8

 

远远看见一只郊狼,我于是尾随它走了林子。走着,走着,来到了一片开阔地。狼的脚印清晰可见。我也没多想,就紧跟其后。当我走到开阔地的中间,忽然一脚踏空,脚上一阵冰冷,原来我踏穿了松软的雪层,陷进了水里了。雪及腰处,脚在水里。雪鞋和水里的烂树枝,烂泥,雪纠缠在了一块,更糟糕的是,我无法俯身把雪鞋脱掉,我就像抛锚的汽车,动弹不得。原来这片开阔地是一片沼泽。我的下半身全部湿透了,如果出不了这片沼泽,我可能就会冻死。幸好边上有一棵死树,我扶着树才勉强脱了身。这个时候哪里还敢继续追击,我不敢原路返回,只能挑最短的路线出去。我把树砍了,拿在了手上。途中,我又陷进去了一次,多亏了手里的树才得以脱险。一路险象环生,好不容易走出了沼泽地,却又陷进了林子里的雪窝。要不是我坚强的求生意志,否则就没有然后了。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后怕,狼极有可能故意把我带进沼泽里。没想到猎狼反倒差点被狼猎了。

dangerious hunting1

dangerious hunting3

下图就是那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沼泽。

dangerious hunting4

dangerious hunting5

枪管淌出来的水,结成了冰。

dangerious hunting6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