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前段时间,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条关于长江鲥鱼的旧新闻:2008年,南京水产市场,出现了6条长江鲥鱼,以每斤2200元的天价出售。

当时我大吃了一惊,心想这鲥鱼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价格也未免太夸张了。怀着好奇心,就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有关鲥鱼的资料。仔细看了一下鲥鱼的图片,发现这鱼居然很眼熟,跟我经常钓到的一种鱼American shad非常像。再查了一下英文资料,居然发现shad其实就是鲥鱼,只不过不是长江鲥鱼,而是北美鲥鱼。 

 

 

 

北美的鲥鱼,一到每年的五月份,就会大西洋溯江而上,进行生殖洄游 ,形成一年一度的“鲥鱼汛”。鲥鱼之所以被称为鲥鱼,就是因为这种鱼进入淡水河流产卵的时间,年年准确无误。 鲥鱼的体型长而扁,口极大,颜色由背部的黑色向腹部逐渐变为银白色。锯齿状的鱼鳞一碰就掉。成年鲥鱼的长度大概是40-50厘米左右、体重1.4-3.6公斤上下。北美鲥鱼的数量每年都基本上保持稳定,甚至略有上升。而在地球的的另一端,本是同根生的长江鲥鱼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急功近利,大跃进式的水利建设硬生生切断了鲥鱼的洄游通道,加上过度的捕捞和日益严重的水污染,鲥鱼的数量急剧减少,各大水系的鲥鱼资源几乎绝迹。 长江鲥鱼,乃是长江三鲜(鲥鱼、河豚、刀鱼)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四大名鱼(太湖银鱼、松江鲈鱼、黄河鲤鱼、长江鲥鱼)之一。鲥鱼肉质鲜美,多脂肪,营养价值极高,鱼鳞更是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对于国人来说,长江鲥鱼全身都是宝。长江鲥鱼的吃法可谓是物尽其用,一般来说是中段清蒸,头尾红烧,吃的差不多后,再将所的余骨架熬出鱼汤,绝不浪费一丁点食材。我大中华的厨文化可谓是博大精深,同时证明了鲥鱼味道之鲜美和其珍贵性。 吃长江鲥鱼,鱼鳞是万万不可扔掉的。古人云:“鲥鱼味美,在皮鳞之交,故食不去鳞。”鲥鱼的鱼鳞因富有脂肪,所以味道香美,烹制时必须保留鱼鳞。如果一个厨师端上了一道去了鱼鳞的鲥鱼,则是会被人鄙视的,甚至被骂暴殄天物。 古往今来,许多文人骚客,都有着浓厚的鲥鱼情结。 宋代苏东坡有:“芽姜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 明代诗人于慎行诗:“六月鲥鱼带雪寒,三千江路到长安。尧厨未进银刀脍,汉阙先分玉露盘。” 明代诗人何景明则专门写了一首关于鲥鱼的诗:“五月鲥鱼已至燕,荔枝卢橘未能先。赐鲜遍及中珰第,荐熟应开寝庙筵。白日风尘驰驿骑,炎天冰雪护江船。银鳞细骨堪怜汝,玉箸金盘敢望传。” 清代诗人谢墉曾将鲥鱼比做西施,诗曰:"网得西施国色真,诗云南国有佳人。江潮拍案鳞浮玉,夜月寒光掉尾银。长恨黄梅催盛夏,难寻白雪继阳春。” 民国三大才女之一的张爱玲则有著名的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未完。 长江鲥鱼的美味与珍贵,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了,北美鲥鱼不能和长江鲥鱼相提并论,但北美鲥鱼味道其实也相当不错。因为没有吃过长江鲥鱼,所以不能说出这两者在味道上的区别到底有多大。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就是,鲥鱼多刺,而且不是一般的多。吃鲥鱼,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和鱼刺的搏斗上,可谓是“口口”惊心。这感觉有点像吃河豚,不过鲥鱼没毒,只是刺多罢了。

鲥鱼的拉丁学科名叫sapidissima,翻译成中文就是非常美味的意思。但美洲鲥鱼的地位,远没有长江鲥鱼在中国饮食文化里那么显赫。美洲鲥鱼有个外号:Poor man’s salmon:穷人的三文鱼。鲥鱼在北美的饮食文化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即便如此,在北美的渔文化里面,鲥鱼也还是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鲥鱼性猛,游击迅速,咬钩时,力道特别猛,而且挣扎力度非常大,不时会跳出水面,场面极其刺激,尤其是其筋疲力尽前的最后一跳,更是扣人心弦,让人大呼过瘾。因此,北美鲥鱼是渔夫们喜爱的一种game fish。

每年的5月份中旬到月底的这段时间,北美鲥鱼刚好到达蒙特利尔岛边上位于Rivière des Prairies河上一道大坝的下游。由于大坝的阻隔,鲥鱼群会在此徘徊并产卵。鱼汛持续三个星期左右。这段时间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岸边去甩两杆,往往都会有收获。对于渔夫们来说,渔获反倒是其次,收获的心情,那才是最重要的。

五年前,刚好鲥鱼的季节,我很偶然地发现了到这个位于水电站大坝下游的钓点。沿着一条长长的斜坡下去,便到了河边。岸边长满了刚抽出新芽的树木,水里不时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野鸭和塘鹅(Canada goose)悠闲地游来游去。黄色的小野菊,懒懒散散地散落在岸边的绿油油的嫩草中。 当时看到很多人穿着wader(水裤)在激流里面钓鲥鱼,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这样挺危险的,感觉渔夫们是在用生命在钓鱼。和一个白人老渔夫交谈了之后,才对水裤有了新的认识。 以前一直有个误解,认为穿着水裤掉到水里的话,水一旦涌进了进来,会把整个人拖到水底,导致生命危险。老渔夫告诉我,穿着水裤掉水里的话,其实人不但不会沉下去,反倒会浮起来的,只要保持冷静,便可缓缓游向岸边。 老渔夫还给我交代了几点:尽量不要选择带橡皮靴的水裤,因为在水底,水的压力会把橡皮紧紧贴在脚上,压迫血管,时间长了,容易导致腿脚疼痛,麻痹。穿水裤的时候,腰带一定要系紧,最好穿上救生衣,尽量不要去不熟悉的水域,在水里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如果不小心摔倒在水里,尽量用最快的速度站起来等等。 顾虑被打消了,我跟着就去附近的渔具店买了一条水裤加入了水里钓鲥鱼的大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钓鲥鱼。每年到了这个钓鲥鱼的季节,无论多忙,我都会抽空来到岸边,一边享受着暖暖的春意,闻着微风里野花的香味,一边和渔友们聊天,挥杆。有时,就算自己不下水,看着别人钓也是一种享受。渔夫本身就是一道风景线。

一般来说,钓鲥鱼最好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到十点,以及下午四点至六点这两段时间。晴天,无风,则是上鱼的最好天气。阴天,风大,鲥鱼的活跃程度会大大减低。下雨天最糟糕。 钓北美鲥鱼,一般都是用路亚钓法,最有效的是用一种叫shad dart的拟饵。dart翻译成中文就是飞镖的意思。这饵看起来的确很像飞镖。Shad dart是铅做的,锥形的结构,头大尾小,顶部开出一个斜斜的切面,这种设计是为了在运动中减少水的阻力。Shad dart的尾巴会绑上五颜六色的尾裙,这让它在水里游动的时候,就更加栩栩如生。Shad dart一般会被涂上各种各样的颜色,而且头尾不一样,供人选择。这种鱼饵不用专门去渔具店里面买,岸边就有本地人兜售他们自己做的shad dart。一块钱一个,买的多的话还有折扣。Shad dart还有尺寸的区分,有大中小三个选择。一般来说,深水,激流用大号的,浅水,则用小一点的。 因为我经常在同一个地点钓鲥鱼,水的深浅和流速都比较适中,所以我一般都只用中号的饵。颜色上来说,我比较偏好顶部是红色身体是黄色的饵。我的大部分渔获都是用这种饵钓上来的。这颜色或许并不适合全天候作战,但这种饵却总是能让我信心十足。可能这跟我第一条鲥鱼就是用这种颜色的饵上的有关。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不知道渔友们有没有共鸣。上鱼与否,跟自己的精神状态和自信心很有关系。如果精神饱满,对饵信心十足,每一竿甩出去,往回收线的时候,把自己的心跟紧绷的鱼线紧紧系在一起,往往很快就能收获惊喜。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心想事成。如果精神萎靡,信心不足,上鱼的几率也会大大打折扣。 虽然我偏好用单一的饵,但我不建议初试钓鲥鱼的渔友跟我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多备几种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饵。多留意旁边上鱼的人,用的是哪一种饵。不同的钓点,不同的时段,钓法都会极其不同,所以初到一个新的钓点,多和别人沟通,能让你尽快熟悉新钓点的水文,鱼情和钓法,往往能事半功倍,少走一些弯路。 因为鲥鱼的视力好,对鱼线比较敏感,所以钓鲥鱼不适合用粗线。我一般用六磅或者八磅的鱼线。用细线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把饵甩掉远一点,拉长了饵在水里游动的距离,上鱼的几率也就相对高一点。但太细了则容易断线,因为鲥鱼挣扎的力度比较大。所以不建议用小于六磅的鱼线。 钓鲥鱼,对鱼竿灵敏度的要求并不高,因为鲥鱼咬钩的力度很猛,手感非常明显,但对鱼竿的韧性要求较高,跟鲥鱼搏斗,鱼竿时常会弯得跟张弓似的。我看到不少用劣质鱼竿的渔夫,在遛鱼的过程中折戟沉沙,懊悔不已。鱼竿的长度选择取决于你是在岸上钓还是在水里掉。如果在岸上的话,我会建议七尺的鱼竿,这样可以让饵投掷的远一些,弥补活动范围受限的不足。如果穿水裤在水里钓点话,六尺六的鱼竿就可以了。 还有一点要注意到就是,钓鲥鱼的鱼竿必须要轻,因为这钓鲥鱼是个体力活,要不停地甩杆。一天下来,挥杆的次数将近上千次。如果鱼竿太重的话,手臂可就要吃点苦头了。 渔轮质量要选好一点的,因为这个遛鱼的过程,靠得就是渔轮的曳力把鱼拖垮,长时间高强度的遛鱼,对渔轮的质量是个很大的考验。钓了五年的鲥鱼,我已经用坏了三个渔轮。后来学会了一个小技巧,就是每年鲥鱼开季前,把渔轮拆了,滴油做一次保养,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鲥鱼最喜欢聚集在激烈和缓水的交界处。抛饵要向上游方向打去,让饵顺流而下,缓上几秒的时间,待饵下降到一定深度便可以开始匀深速往回收线。用这shad dart种饵,并不需要花俏的抽竿动作,只需要拿稳鱼竿,控制好渔轮的转速,让鱼线时刻保持绷紧的状态就可以了。渔轮的转速很重要,不能快也不能慢。快了,鲥鱼追不上饵,慢了,刺激不了鲥鱼的食欲。具体什么速度,这个要根据钓点的水流速度进行调整,并没有千篇一律的答案。让鱼线保持绷紧的状态是为了让你不会错失鲥鱼咬钩set hook的时机,二来是让饵保持在一定的水深,不至于沉底挂钩。因为岸边水浅而且石头比多,快到岸的时候,渔轮收到速度要快一点,同时鱼竿往上提一点,否则很容易挂底。 钓鲥鱼,中鱼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但溜鱼的时候,则需要一点小技巧。因为鲥鱼挣扎的力度比较大,而且鲥鱼的嘴虽然大,但很薄,很容易把鱼嘴撕烂导致脱钩,所以硬生生把鱼往回拽的话,很容易跑鱼。所以一定要调节好渔轮的松紧度,保证上钩的鲥鱼可以拉着线外跑,通过拉锯战,把鲥鱼拖垮,跟着再拉到岸边。

每年的五月,是全城钓鲥鱼的季节。用万人空巷来形容,虽然是夸张了点,但倒也是有那么几分意思。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刚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寒冬,终于盼来了春天,大伙都趁机出来运动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见见老朋友。 喜气洋洋,用这来形容这钓鱼的氛围是最恰当不过了。如果要我用一个英语名词来形容这个盛会的话,我会用festival,嘉年华。 我在钓鲥鱼的时候,认识了不少渔友。因为Montreal是一个移民城市,所以我认识的渔友里面,各个种族、国家的都有。虽然彼此之间平时都没有联系,也很少会留下电话号码什么的。但每到钓鲥鱼的季节,大伙都会像鲥鱼一样,准时出现在钓点。彼此挥手,打个招呼,便心照不宣,开始并肩作战。大伙都交谈的主题大都很简单,除了鱼就是渔。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融洽。道理很简单,大伙都是来岸边摆脱城市的纷纷扰扰,偷得浮生半日闲。没有了利益的纠结,人与人之间自然也就变得单纯了。 还有一点要注意到是,要想赢得别的渔夫的尊重,融入这个圈子,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遵纪守法并保持环境卫生。钓鲥鱼的季节比较早,有些鱼还没开禁,如果不小心钓上来的,记得一定要把鱼放回水里,千万不能带走。大部分人都会很知觉地遵守。如果有人不守规矩,很多渔夫会纷纷上来指责,让起私心者无地自容。大伙一般都会很自觉地保持岸边的卫生清洁,不乱扔垃圾。我亲眼看见一些老渔夫,经常主动给初来乍到的新手讲解钓鱼的方法,并交代他们一些规矩。老渔夫们也会把偶尔发现的一些垃圾捡起来,放进垃圾桶。我出于好奇心,上去和其中一个老渔夫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他们这么做,是想要这个钓点长久地保持下去。因为岸边有居民,如果把周围的环境搞得乱七八糟的,引起他们的反感,向政府提出抗议的话,这钓点就可能没了。感动之余,我对这些渔夫们也多了几分敬重。

每到了钓鲥鱼的季节,沿河的岸边停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钓鲥鱼的渔夫的车,岸边和水里都挤满了渔夫,竿起竿落,好生热闹。还有不少人,纯粹是为了看热闹,也就是俗称“打酱油的。” 有不少渔友是全家出动的,丈夫在水里挥杆,妻子和孩子则在岸边看着。上鱼了,刚把鱼摘下来,丈夫迫不及待地回身转向家人展示渔获,女人和孩子则在岸上雀跃欢呼,孩子眼里充满了对父亲的崇拜,口里不停叫着“papa”,一边手舞足蹈。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场面,给这岸上平添了几分温馨。 渔夫里面也有父子档的,父亲带着孩子到岸边,耐心的教孩子怎么挥杆,收线。孩子上鱼了,激动地大叫了起来,父亲就会开心摸摸孩子的头,搂搂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父亲朗朗的笑声,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自豪之情。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投射在水里,正是这浓浓父子情意的缩写。没会看到这种场景,我都会想起朱自清的那篇《背影》。 虽然来这里钓鲥鱼的大部分是男的,但水里也不乏就“女汉子”的身影。婀娜多姿的背影,优雅的挥杆动作,飞舞的鱼线,偶尔的回眸一笑,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时常令人驻足不前。 每当太阳西下,住在附近,奋战了一天的的渔夫们,便开始陆陆续续打道回府,三三两两地走在长长的斜坡坡上,一手拎着鱼竿,一手里拎着的几条大鲥鱼,在西斜的阳光下,渔夫们疲惫的身影被拉长,那便是满满回家的感觉。

兔子下面用相片记录了在鲥鱼季节里,Montrel渔夫们钓鲥鱼的热闹过程,将北美的渔文化呈现给大家。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