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外的时候,时常要带上GPS。如果在野外被困,需要求助的话,你怎么通过对讲机或者手机把自己的GPS位置告诉对方呢?

一个好的DEER FEEDER一言不合就要好几百大洋。如果实在狠不下心来的话,可以考虑自己做一个简单一点的。下面介绍一下用PVC做一个简易版本的DEER FEEDER.

魁北克的猎鹿季节就要来到了。大部分猎人狩猎的方法是,蹲点。这就涉及一个隐蔽的问题。因地制宜的Tree stand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Buck 指的是公鹿,在狩猎术语中,Buck points指的是公鹿角上的分叉数目的总和。

闲着没事,和朋友进山瞎逛。

昨天发现车子遇到路面不平是会有弹跳现象(bouncing),通过坑洞时尤其厉害,而且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一检查,发现Shock Absorber的top plate 已经老化断裂。

本文仅供参考,切不可当成野生蘑菇鉴别的唯一依据。以下描述中,文字在上,图片在下。

为了安全起见,如果之前没吃过,第一次尝试的蘑菇,一定要煮透了才能吃,而且少量。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进山里采蓝莓。山里有各种各样的莓,但我们今天只采蓝莓。熊喜欢吃莓,各种各样的莓。在七月和八月,莓的盛期,熊一天可以吃掉30,000颗莓。有莓的地方,也就有熊。在熊的领地里采蓝莓,必须要十分小心,一不小心就上了熊的餐桌。

野外打猎,时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粪便。这些粪便就是动物的身份证。学会辨认动物的粪便非常重要。

熊,大部分时间,其实是一个素食主义者。熊最喜欢吃的是莓,各种各样的莓。在七月和八月,莓的盛期,熊一天可以吃掉30,000颗莓。

今年的猎季就要开了。猎人们又要开始忙活地里的food plot了。但今天我们不谈food plot。我们谈谈hinge cutting。

介绍几种魁北克常见的鸟以及狩猎时间。

当王海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回到家的时候。院子里的花草早已经败落了。原本生机勃勃的院子,现在变得了无生趣。家里的一切,也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一副败落的景象。

放疗如期在三个礼拜后进行。

该受的折磨,王海的母亲都受了,可惜母亲的病情却未好转,三个月后的复查,王海被告知,必须马上进行化疗。癌细胞已经扩散了。

王海的父亲,第二天一大早坐车回去了小镇,把存在银行里的钱都提了出来,并带上了家里的房产证,当天傍晚上赶了回来。

王海心里忽然觉得眼前漂亮的桃姐,有点深不可测的样子。桃姐今天没穿海关的制服,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内搭着白色高领毛衣,下穿深蓝色牛仔裤和一双褐色高筒皮靴,外加她手里拿着的大哥大,一副利索精干的模样。

王海独自一个人站在医院的楼顶,看着灰蒙蒙的夜空。

和小镇的夜空不一样,城市里的夜空,好像隔了块布满尘灰的玻璃一样,永远都看不清真面目一般。

当他回到病房的时候,母亲已经醒了,正在和邻床桃姐的母亲在聊着什么。

“小海,你瘦了。”母亲看着王海的脸庞,心疼地说道。

在桃姐的指点下,王海学会了如何润物细无声般地把红包塞到了主治医生的白大褂的兜里。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只不过有时需要旁人点拨一下而已。

吃了止痛药,母亲终于感觉好些了。

“小海,你明天就回去吧,有你爸在这就行了。千万不要把功课拉下了。”

星期二一大早,王海和父亲带着母亲,坐上了王海表哥的货车,赶到了市里。

市里比镇里大多了,人也比小镇上的人复杂多了。再加上没有熟人,什么事情办起了都要比别人慢一步,有的甚至根本就办不了。

“怎么了?”王海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

“综合你之前描述的情况,我怀疑你妈可能得了肠癌,而且极有可能是中晚期。我刚才摸了一下你妈的腹部,里面都已经鼓起了一大块了。”

跑过了食街,穿过了杀牛街,王海已经是强弩之末,觉得自己再也跑不动了,正想让死胖子接力的时候,却发现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死胖子呢?”王海微微下蹲,让母亲的脚落地,卸掉部分压力,跟着喘着大气焦急地问道。

上了高三后,王海发现,母亲有时会疼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额头直冒汗。这种情形,以前也发生过,不过大概也就几个月才发生一次。只不过最近频繁多了。有时,每个礼拜会出现一两次,而且王海母亲的体重最近下降得很厉害,以前圆胖的脸,现在瘦得连脸颊骨都显出了,眼睛也陷了进去。

当伯父手里拿着火铳从屋子里冲出来的时候,大伙赶紧一涌而上,紧紧抱住了他。

“千万不要干傻事啊!”大伙苦苦劝道。

正当王海蹑手蹑脚摸入房间的时候,里面的灯忽然亮了。

“今晚跑哪去了?”死胖子和徐南摸着下巴望着他,若有所思般,一脸坏笑地说道。

当土楼里的人们狂欢的时候,王海和陈佳娅两人跑到了外面磨坊边上,肩并肩坐在了河边一棵老樟树下,仰望着夜空。繁星的光芒被朦胧的月光稀释了不少,但依然透着璀璨的模样。

吃完午饭,大伙都撑得几乎迈不开腿。

大伙干脆端了几张板凳坐在了厨房外面的走道上,一边喝着农家的大腕茶,一边享受着土楼里的清凉。

“对了堂哥和堂嫂呢?”徐南吃着,忽然想起进门到现在也没看见打小就带着他玩的堂哥。

收拾好了后,大伙站着了走廊上,好奇地打量着土楼里一切:屋顶鱼鳞一样错位层叠的黑瓦片,门窗上精致的雕刻,随处可见的对联匾额,回廊上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木头。

六人挤在两辆摩托车上,在乡间小路上颠簸着,本来极其享受的兜风变成了耐力和毅力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