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刚才有谁来过?” 一向都不太镇定的陈懜懵忽然捂着嘴尖叫了起来。

当失魂落魄的陈懜懵拎着大袋小袋的走进院子里的时候。一个十三四左右岁的少年,正聚精会神地蹲在大榕树下看着蚂蚁。

一下班,陈懜懵把柜面上的东西收拾好,连银行的制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急急忙忙地往外面走去去。一路出来,不是一不小心撞到了这个,就碰到了那个,一路出来,说了一连串的对不起。

莫名其妙先生,吃的很简单。一碗汤面,上面加上几片切的薄如蝉翼的火腿肉,撒上些葱花便是晚餐。

有人问,为什么那么喜欢大自然。

我说,大自然美得让我窒息,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冬日消失的阳光,黯淡地照在了泛黄的墙上。

一个中年男子,一动也不动地坐在了505房唯一的一张桌子前面。

沧桑的木地板上,细长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

莫名其妙先生也住在这筒子楼里。

筒子楼里面的居民,每个月只需要交五块钱的租金,水电费自理。

 一栋旧的筒子楼,突兀地立在了一片高楼大厦之间。尽管楼的外墙被涂成欢快的鸭黄色,但与周围寸土寸金的CBD依然是格格不入。

这是一栋五层的居民楼,每一层楼,被分间隔成成五个单元。和普通的筒子楼不一样,这里的每个单元都配有一个洗手间和一个厨房。

天籁一般,食物的声音。

小学的时候,每年春秋两季,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外出,美名其曰春游、秋游,但对于孩子们来说,就是野炊。关于学校的记忆,最美好的记忆就是野炊。

湖面终于冻上了。冰层的厚度大概一尺左右。这种厚度,虽然不能上车,但是人上去是没问题的。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穿上了雪鞋。上午没有风,但下午二点多的时候,忽然起风了,而且风速不断飙升。(这种天气现象叫做飑)

外面卖的Christmas Tree Stand动不动就要七八十加币,而且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索性自己DIY了一个。

这个直径将近一米的大树桩是我从路边捡回来的。确切来说,是我厚着脸皮根别人要的。一个礼拜前,我经过一户人家的时候,发现她家前院堆了些大小不一的树桩。

貂是北美常见的动物。因为其皮毛佳,成为猎人捕捉的对象。本文介绍一种林子里常见的捉貂的陷阱。如在野外看见,切勿乱碰,否则好奇害死猫。

2016年的冬至,我在户外。狩猎,烧烤,雪地里喝啤酒,

一碗鸭肉面的诞生,首先由面粉开始。

在猎狼之前,如何选择一把合适口径的步枪,下面这些因素是你需要考虑的。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又渴又饿,忽然从边上窜出一只松鸡,大摇大摆地在我们面前晃悠。幸亏小伙伴带了一把霰弹枪,当场把这午餐肉给收了。

在外面狩猎,不但要耐得住寂寞,还要抗得住饿。

2016年10月23日,独自进山。途中偶遇风雪。

寂静的林子,晨光照在簌簌的落叶上,勾勒出了绚丽的色彩。

用PVC做的自动喂鹿器,原理图请参考之前的博文:http://www.wildsolo.com/2016-05-11-23-58-42/232-pvc-deer-feeder

在在地里干了一天的话,终于把TREE STAND做完了。

Trail Camera镜头下的鹿

鹿季眼看就要开了。今年决定蹲点狩猎,所以抽空做了个tree stand, 投饵,安装trail相机。

首先要勘察环境,选择好的狩猎地点。

2016年10月7七日,气温20度,闷热。

grouse中文名叫松鸡,喜欢在松树林里。打松鸡要有耐心,脚步要轻,走走停停,留意动静,注意观察地面。

再一次独自进山,在林子里走了五个小时。喜欢独处林子里,那种静谧的感觉。

一时心血来潮,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狩猎。对,没错,没钱也可以这么任性。喜欢一个人在野外那种孤独的感觉。在林子里穿梭,寂寞是最好的陪伴。

一大早起来,发现天气不错,就又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去钓鱼。行驶中,轮胎忽然有异响,下车一看,发现轮胎上嵌了个大螺丝。幸好路边有个修车房,不到十分钟就补好了胎继续前行。

以前在广州住华侨新村的时候,东山广场边上,斜坡路口有一家烧腊铺,每回经过,隔着涌动的人头,也便能看到玻璃橱柜里面用铁钩挂着各种各样的广式烧腊。油脂在这里,以艺术的形式呈现在了眼前。空气里面飘着的香气,绝对能硬生生地把你拉到铺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