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贱怎么也想不到,他今天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下。

几天过去了,学校还是一片风平浪静。

又是一个星期六,再过两天就是元旦了,学期也接近尾声了。

实验楼的天台上,王军他们几个还在紧锣密鼓地筹谋着。

“你们都过来。”王军从书包里掏出了纸和笔,对着小卖部方向画起了地图。

“接下来怎么干?”王海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军缓缓地吐了个烟圈,夹着香烟的手指,指了指实验楼对面的学校小卖部。

苏奋,二班的政治老师,以前当过兵,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在战场上受伤残了一条腿,因而转业到地方上做了老师。苏老师人不错,永远都是满脸笑容,对学生也好。滚圆的身材配上一个大肚腩,外加一对大大的招风耳,活脱脱一尊弥勒佛。

王大小姐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二班一枝独秀的局面。那些原本整天围着罗秋凝转,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们开始有了新的奋斗目标。

甚至有些女生也开始剪了长发,留起了短发。

写了几天小说,今天抽空和小伙伴到山里放松了一下。目标是:brown trout。

因为陈早更的原因,大伙对这个即将出现的王大小姐多少有些抗拒,但同时又十分好奇想要看看阳明中学原先的校花到底长什么样子。

星期一早上的第一节课刚好是班主任黄玉茵的语文课。

小说总体上来说是虚构的,但又不完全是。小说里面角色的名字,大部分是用我中学时期初三(2)班的同学的名字改的。小说里面几个主要角色,比如说,徐南、王海、王军,赖锷的原型并没有特定的某一个人,每个角色都由几个不同的原型构成,而且会互相交错。小说把不同时期,不同的人都融合在了一起。

 “告诉你们吧,那个新来的女同学是陈早更的侄女。”曹柳飞放出了今晚最重磅的一颗炸弹,一下子炸开了锅。

“惨了,我们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了。”小伙伴们不禁叫苦连天。

徐南最近好像开窍,居然开始用功读书了,而且成绩一直嗖嗖地往上窜,一度直逼初三(2)的学霸,曹浪日。

又是一个晚自习的时间。

正在看书的徐南皱起了眉头。他的背刚刚被一个尖东西捅了一下。不用看就知道是后面的曹柳飞干的。

铁潭帮越来越壮大,与此同时,帮会的开销也愈来愈大。单是烟酒一个月就要用掉好几百块钱。在当时,那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差不多是一个普通双职工家庭一个月的收入了。

徐南挑着与他年龄不相衬的大水桶,硬咬着牙,一步一步往着小巷深处走去。装满了甘泉水的木桶,跟着摇摇晃晃的步伐,来回摆动着,似乎随时准备把他压垮。

王海因为个子相对比较矮小,所以理所当然地被充满了爱心的黄玉茵老师安排在了第一排。而徐南和王军、赖锷他们之间则隔了个曹柳飞。死胖子之前所说的曹柳飞对他们不错,指得就是她经常帮他们和徐南之间传纸条的事情。

“我逗你玩的。”死胖子奸笑道。

话音刚落,死胖子就疼得尖叫了起来。王军狠狠踩了胖子一脚。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

从那以后,小曼看见徐南的时候,头低得更低了。一些细心的女同学甚至发现,小曼居然也开始学会打扮自己了。

没有任何背景的徐南和王海可就没有王军和赖锷那么幸运。

徐南被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王海则被严重警告一次。

这些都将会记录在档案里,陪伴着他们的成长,并时刻提醒着社会,这是两条有瑕疵的栋梁,用之要慎。

姜毕竟还是老的辣。

处男和老女人的第一回合交锋,一转眼功夫就败下了阵来。

很快,校长带着一帮大臣们如同鬼魅一般出现了。

这个倒霉鬼不是别人,正是陈小曼。

陈小曼,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低着头,颤抖着把自己送到了陈早更面前。

陈早更已经习惯性地把双手叉在了腰间。这是她发飙前的标准动作。

伯安中学的操场上,一片绿色的海洋。

早朝的时间到了。

“小伙子们,锻炼身体回来了。”一个身材略微发福,留着短发,面相慈蔼的中年妇女,端着一个大托盘出来了。四大碗的牛腩粉,里面的料加得足足的,还额外加了个蛋。

 青春就像一杯浓烈的米酒,让人痴,让人狂,让人哭,让人笑。虽然酒醒之后,已是两鬓斑白,但却依然记忆深刻。谨以此文,献给迷失的一代:七零后。

当萝卜妹子第一眼看见牛腩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彻底完蛋了。牛腩哥肥瘦相间的身材、浑身上下、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的风骚,让天生白富美的萝卜妹子再也无法自拔。牛腩哥一句“约吗?”更是让萝卜妹子不顾一切,与牛腩哥一起赴汤蹈火,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终于修成正果,达到了水火交融的大和谐。

2016年六月七日,晴,气温20

早上起来,狼吞虎咽了几个昨天晚上自己包的粽子就出门了。

这部小说原本一年前就应该写完的,但这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令到自己没有勇气和精力继续小说的创作,母亲的离世更是让我一度悲伤到无法自拔。但读者们的不离不弃让我很感动,也正是这份感动,让我有了继续把小说写完的动力。谢谢你们的支持。

2016年6月2日,气温20度,微风,雨。

出门之前没看天气预报,没带雨衣,只穿了件短袖。到了河边就开始下雨,但我依然穿上水裤下了河,期间雨一直下。

今天教大家怎么发豆芽。

材料:绿豆一杯,156g

今年渔情不佳,今天好不容易上了这个渔季的第一条鲥鱼。

我边上的渔夫比我先上鱼。

2016年5月26日,微风,阳光灿烂,美丽的钓鱼场面却出现了不和谐的一幕。一条死去的鲟鱼被冲上了岸。鱼头已经被不明生物吃掉了。这鱼十有八九是渔夫钓上来之后,放生不当之后死去的。

2016年5月25日,阴天,气温20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