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辣辣的阳光,蒸起着地上的水汽,已是汗流浃背的李迎,却觉得冷,异常的冷,整个人在不停的颤抖。虽然曾经亲眼见过垂死的死刑犯临死前挣扎的恐怖情景,但当如此近距离,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手造成的,令人恶心的场面,他忍不住吐了。

    在这以前,李迎曾在脑海里把黄笑及杀了无数遍,他甚至想好了,要和武松一样,用布沾血,大大的写上“杀人者,李迎也,”然后潇洒的去自首。

    但,此刻的他,心里只有懊悔,恐惧,和无助。

    “打把”的场景,一幕幕出现在眼前,他似乎看到了自己被拖到了“打把”场的尽头,面对土墙跪下,他甚至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但还没能听到枪声,身子已经向前倒去,前额,子弹穿出的孔,狰狞又诡异,死去的那个自己像死狗一样,躺在血泊中,最后被装到了黑色的收尸袋里面,被扔上了车,送进了火葬场,化为一缕黑烟。

    歇斯底里的绝望,如蚂蚁一样,吞噬着他,他才十七岁,青春年华,前程似锦,他眷恋这世上的一切,他不想死,他不能死,况且眼前的这个人,死有余辜。李迎不停的在说服自己。

    自己,终于被自己说服了。

    开始冷静下来的李迎,环顾了四周,这是一个似乎除了他们,没人来过的个小坡,植被茂盛。如果把尸体就地掩埋了,估计不会有人发现。李迎开始挖起了坑,他先用刺刀把土插松,再用双手把土捧出,好在土质比较松,加上昨天刚下了一场雨,挖起来,虽然费时,倒也不算太费劲。

    当李迎把尸体掩埋好,太阳已经开始西斜,盛夏的南方,天气说变就变,滂沱大雨中,全身湿透,筋疲力尽的李迎,终于回到了家,洗完澡,胡乱扒了几口饭,便回房沉沉睡去了。家人虽觉那里有些不妥,但也没细想。

    李迎不怎么出门了,几乎整天就呆在家里,“吃货”罗君蓉告诉他,飞飞跟着她母亲回杭州老家去了。

    诡异,忐忑的暑假就要过去了,录取通知书已经到了,飞飞还是没有回来。

    这个案件,随着黄笑及的“失踪”和飞飞的离开,慢慢的也就从人们的茶余饭后的闲谈中逐渐淡去,城里恢复了平静。

    一个月后,李迎已经是复旦大学物理系一年级的新生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