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在憧憬里面的的李迎,还没进家门,已经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阵阵香味。一向早出晚归的父亲,今天居然提早回来了,妈妈在厨房里,开心地忙着,把能做的,儿子喜欢吃的,东坡肉,鱼香茄子,砂锅鱼头豆腐,白切鸡,炒田螺,蒜蓉豆苗,醋熘鱼,当然还有他最爱的焖蒸鸭子,通通都做上了。

“哦,状元哥回来了,辛苦啦,敬礼。”李迎一进门,父亲放下手里的报纸,从沙发上,猛地站了起来,对着李迎,行了一个军礼,平时一直都严肃的父亲,居然跟他开起了玩笑。把李迎乐得哈哈直笑,还不忘,双脚并合,挺直腰板,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喊道“首长好,为人民服务!”

母亲,乐呵呵地,戴着围裙,由厨房里面出来,拿过李迎手里的挎包,“你们两父子,非要把家变成军营,快,去洗个手,一会就能开饭了。”

“姐她们呢?”,李迎问道,家里三个姐姐,居然一个也不在。大姐大学刚毕业,留校任教,二姐和三姐,一个大四,一个大二,因放暑假,都陆续回了家。

“她们出去买东西了,一会就回来。”父亲说着,一边弯着腰,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面找什么东西。

“呵呵,终于找到了。”父亲直起身子,手里拿着一瓶茅台。

“儿子,今天喝一杯。”父亲邀他喝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SIR,YES SIR。”李迎把身子绷的笔直,行着军礼,大声喊道。

这时,外面楼道上,传来一群女生叽里呱啦的声音,三个姐姐,还有他的邻居,同班的,青梅竹马的罗蓉君,提着大包小包,涌了进来。罗君如,这次也考的不错,一本应该是没问题了,因为罗蓉君的父母这几天因公一同出差,所有这几天,一直在李迎家里“蹭”饭吃。罗君蓉在班上有个响亮的外号叫“吃货,”但奇怪的是,无聊她怎么吃,也不见肥,身材最多只能说是丰满。李迎经常笑她说,“你应该做那个四川猪饲料的代言人,那广告词太适合你了,”每回,罗君蓉,都会很配合的一手托着饭碗或者书包,一手叉腰,用她那蹩脚的四川话大声吆喝着,“它催猪不催肥,长肉不长膘。”要不是,她那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性格,把她的形象给毁了,倒也是一个水灵灵的大美女。

李迎,马上被一群女人,围了个水泄不通,问长问短,瞬间,家里人声沸腾,好生热闹。

那顿晚餐,是李迎记忆里,最开心的,最温馨的一顿晚餐。父亲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训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晚餐,在吵闹中结束了,饭桌上,饭菜被一扫而光,一片狼藉,母亲和姐姐们忙着收拾。

喝了酒的李迎,脸红红的,和父亲,坐在沙发上,李迎这会才留意到看着茶几上姐姐们买回来的那堆东西,里面有老人喝的奶粉,吃的补品,当地的一些特产,一些衣服,几条烟,和几瓶酒。

“爸,这些东西是干嘛的啊?”李迎疑惑的问父亲。

“哦,是这样的,你陈叔叔,明天要去西安,正好,你和你妈,还有你大姐回去一趟,看看你爷爷奶奶和大伯父,让他们也高兴一下。”

“啊,明天,这么快,”虽然李迎早就计划要去看爷爷奶奶,但说走就走,让他觉得太突然了,一想到,明天要和飞飞分开,这让他觉得有点难受,多少有点抵触情绪。

李迎纠结的表情,让他父亲觉得有点诧异。

“怎么啦?你不是早嚷着要去看你爷爷奶奶吗?”

“哦,没什么,我去,我是想他们了。”

李迎心想,以后上了大学,和飞飞见面的时间还多着呢,不在乎这几天,再加上,他也的确想念爷爷奶奶以及西安数不胜数的美味小吃。

当撑得几乎走不动的罗君蓉要回去的时候,他拉住了她,把她拽到了楼道里,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什么?”罗君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的咋呼,把李迎吓了一跳。

“嘘,”李迎,赶紧做手势,让她小点声。

“拜托,明天你去跟飞飞说一声,我要去西安的事情。”李迎,一脸可怜小媳妇的样子,求着罗君蓉。

“你干嘛不自己打电话说去啊?”

“我... 我...我怕她妈妈。”李迎,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着。他无数次在那乳黄色的房子面前经过,甚至有时,周末的晚上,以到罗蓉君家借参考资料的借口,跑到那乳黄色的房子后面,站在梧桐树下,隔着围墙,偷偷看着楼上那亮着黄色温柔灯光的窗口,但她家,从来没进去过。他曾经试着打电话去她家,每回都是她妈妈接到电话,吓得他马上把电话挂了。

“好啦,好啦,我去跟她说就是了,反正我明天要去她家。”笑的花枝乱“窜”的罗君蓉,对于大大咧咧的罗君蓉来说,“窜”的确要比颤更加贴切,捂着嘴答应了。这消息,对于她来说,比高考发榜还要刺激。

那一夜,李迎没怎么睡,茶餐厅里面的一幕幕,不停的在脑海里,重温了一遍又一遍,整个人被一种从没有过的幸福感包围着,直到天色渐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依稀中,他好像看到一个美女主持人,拿着大大的话筒,上面写着大大的CCTV,正在采访他,“你幸福吗?”

推门进来的李迎妈妈,看到睡梦中的儿子正在不停地点头,不禁笑了,“这孩子,不知道又做什么梦了。”她拉开了窗帘,推了推李迎,“儿子,天亮了,赶紧起床,今天我们要去西安看爷爷奶奶。”

早上,9点不到,陈叔叔的军用三菱吉普,就已经到了楼下。睡眼朦胧的李迎被塞进了车里。

9点10分,一辆军用吉普,驶出家属区西门,扬尘而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