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喜欢捉弄女同学,班上的女生,大部分都被他”调戏“过,李迎搞恶作剧的花样总是层出不穷,时常令班上的“眼镜帮”叹为观止,心生羡慕,佩服,甚至有几分妒忌。眼镜帮,是李迎对班上那些乖男生的蔑称,这个“帮派”的成员普遍具有同一个特点,就是戴着大大的眼镜,而且大部分都是当权派,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生活委员,文体委员都是“眼睛帮”的“骨干。”

      在二班大多数的女同学眼里,那个帅气的李迎,是二班最臭的一粒老鼠屎,最令人讨厌,最令人厌恶,她们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吃了他的肉,再把他的骨头磨成粉喂狗,当然这些都是她们从武侠小说里面看来的一些江湖术语,但似乎只有这些语言才能表达她们对他的那种恨,那种入骨的恨。

      二班的女同学,每天来到教室,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安检”,检查抽屉里有没有死老鼠,看看桌面上的书本里有没有死蟑螂,摸摸凳子上有没有未干的红墨水或者浆糊,但防不胜防,“悲剧”每天都上演着。一旦那个运气不好,倒了霉,大伙都心知肚明是谁干的,还能是谁呢?对所有加到头上的罪名,李迎,从来都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一概默认,无论是不是他干的。

      李迎不仅欺负女同学,也欺负看不顺眼的男同学。如果,班上有那位男同学,敢英雄救美,敢横眉冷对,敢出言不逊,敢打小报告,教学楼顶,那个黑暗,充满尿腥味的楼梯间,是至少要”被“去一次的,进去的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路见不平的小英雄,出来的必定是,垂头丧气,眼青鼻肿的小狗熊。李迎和他那帮大院的死党,就像那楼梯间里面的尿腥味一样,在初中部臭名远扬。

      但二班的女生,莫名其妙地拥有一项令其他班女生的羡慕的待遇,那就是:二班的女生,其他班的人是不敢欺负的,欺负二班女生的人,在上学的路上,或者回家的路上,总是会遭遇一些“不测。”

    九十年代初,港产片盛行,各个学校的“帮派”林立,学校外面的那条小坡路及后面的“北楼岗”,是“帮派”之间火拼的最佳地点,虽然只是中学生们之间的混战,但大杀伤性武器也是必不可少的:水管,西瓜刀,单车链条锁,有时甚至会出现气枪。帮派中,实力最强,当属李迎为首的”大院帮。"

      李迎前面坐着的本是游丽娟,在飞飞没来之前,是”眼镜帮“眼里公认的班花,也是班上为数不多的共青团员之一。那个时候的初中,能加入共青团,是一件极为“光宗耀祖”的事情。二班只有五个团员,眼睛帮占了四个名额。

      游丽娟的发育比其他女同学要早一些,好一些。才初二,就已经戴上了文胸。夏天,一个晚自习的晚上,文胸的压迫感,让刚刚戴上文胸的游丽娟很不习惯,觉得不能呼吸,于是把上身挺得笔直,向后靠了靠。薄薄的短袖贴身衬衣,把文胸的轮廓勾勒得十分明显,尤其后面的那个扣子。“啊,”一声高音的尖叫,划破了教室的宁静。游丽娟猛地站了起来,转身,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愤怒的眼睛,盯着后面,一脸无辜,一脸无所谓,一脸无耻,一脸得意,一脸变态的,那个流氓,那个痞子,那个贱人。李迎刚才用手抓住了她文胸后面的扣子,猛地往后一拉,猛地一放。突如其来的剧痛,和那被羞辱的感觉,如雷电般,瞬间,传遍了游丽娟的全身。她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捂着通红的脸冲出了教室。

      这是游丽娟这个学期的第二次恶梦。上一次,是李迎在后面用火机把她的头发点着了,好在扑救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按照李迎的说法:是为了检查头发的易燃性。他当时的确没有想到,女生的长头发居然真的是易燃易爆物品之一。火机一点,火苗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验证了那句俗语:星星之火,当真可以燎原。在丽娟以及同学们的尖叫声中,李迎手忙脚乱的乱拍乱打,把刚窜起来的火苗扑灭了。教室里面弥漫着头发烧焦的味道,游丽娟披着散乱的头发,哭得像女鬼一样。傲气的李迎,当时也吓怕了,少有地连声陪不是。这件事,伴随着丽娟把头发剪短了,父亲的登门道歉,一封“声泪俱下”的检讨书,也就过去了。班上也少有的安静了好几天。

      这一次“文胸”风波,因为涉及“作风”问题,引起了学校的重视。第二天,晨操后,校长通过学校的大喇叭,让列队在操场上的全体师生都知道二班出了个“流氓”,李迎因此被记了一次大过。当天晚上,效率极高的班主任,李迎眼里的“胖猪”,不辞劳苦地,把胖胖的身躯挪到了李迎家里的客厅,身穿绿军装的父亲杀气腾腾地赏了李迎两个耳光。

      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查完晚自习的“胖猪”,在踱步回家的那条小巷路上,被人用麻包袋由后面套了头,挨了一顿拳脚。这事,其实一点也不蹊跷,但因没有目击证人,自己也没有看到袭击者的样貌,“胖猪”也无从追究,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文胸”风波以后,游丽娟打死也不肯再坐在李迎前面,李迎前面的位置,打那也就空着了。

      飞飞的出现,让一切都改变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