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那一年,八月底的一天,蓝蓝的天空,棉花糖一样的云朵,懒洋洋地在天空飘着,大山敞开了胸怀,展示着它那勃勃的生机,各色各样的山花迎着阳光肆无忌惮的灿烂着,绿的出油的松柏迎着热风憨厚的任由灵活的松鼠在树枝间跳跃着。

乌鸦在天上盘旋着,天空掠过落单的大雁,凄凉的雁叫声,在寂静的山谷之间回荡着。

李迎的面前,躺在一个人,一动也不动,不,应该是说是一具尸体,而这具尸体,一分钟以前,还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尸体,因为临死前的痛苦,已经扭曲了,面目狰狞,空洞的眼神,已没有了焦点。坡上,尸体周围的的黄菊绿草被压倒了一片,黄的,红的,绿的混成了一片狼藉。微风吹过,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令人呕吐的味道。

李迎右手的军用三菱刺,鲜红的血,在颤抖中,无声地滴着,脚下的杜鹃花,红得刺眼。

飞飞是他由初中到高中一直暗恋着的一个女孩,他至今依然情绪的记得第一次见到飞飞的情景。

一个初夏的早上,上课铃响了,熙熙攘攘的楼道,终于平静了下来,课室里,沸腾的吵杂声,也逐渐消失了,换之的是细细低语。初二(二)班的班主任,矮矮胖胖的朱老师,身后跟着一个高挑的女孩,走进了二班的教室,这女孩,就是飞飞。班上立马安静了下来,你扯我头发,我拽你耳朵的同桌之间的小动作也都停止了,教室里的吊扇,呼呼转出来的风,撩动着桌面上薄薄的作业纸,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

大伙好奇的眼光都落在这身穿浅蓝格子衬衣,碎花白裙子,长发披肩,脸带微笑的女孩子身上。嘴角两边时隐忽时的梨涡,更为她平添了几分灵气。

飞飞也好奇地用那双清澈的眼睛,观察着班上那些看着自己的眼睛。这群眼睛里面,有大眼,小眼,也有不大不小的,有椭圆形的,有圆形的,也有三角形的,有白多黑少的,有黑多白少的,也有黑白一样多的,有友善的,有好奇的,也有含有几分敌意的。

在这一堆各种各样,散发着不同光芒的眼睛里面,飞飞发现,其中一对眼睛,像箭一样,直直地射向自己,别的眼睛都是由上到下,由左至友的打量着自己,唯独这对眼睛,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那一瞬间,四目相对,飞飞脸一红,不由低下了头。

后来,飞飞知道,那对眼睛的主人,叫李迎,班上的一个刺头,老师眼里的坏学生。

朱老师习惯性地清了清喉咙,在班上大致介绍了一下刚由外地转学过来飞飞。后来,大家才知道,飞飞是刚上任的一个军分区领导的女儿。

飞飞新分配的座位就在李迎的前面,飞飞弯腰坐下,飞动的头发,散着清香在李迎面前拂过。那一刻,李迎觉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块,快的让人窒息,那种脸上发烫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莫名,他就喜欢上她了,情窦在那一刻初开。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