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了眼睛,却睡不着,车窗虽然全都关着,但在这寂静的山谷中,细微淅淅流水的声音,还是能清晰地传到耳边,空旷的山谷中,时不时,传来的野兽的嗷叫声,给这一切,更添了几分不安。月亮出来了,半边身子躲在云朵了,害羞探着头,好奇地往下看着,皮卡在月光下投射出来本该是憨厚的结实的影子,但这影子被这层层叠叠的群山包围着,却显得如此单薄。调皮的云儿不耐烦了,便把月亮拖进云里去说悄悄话,似乎在向闺蜜倾诉着日间与太阳调情的那火辣辣的故事,留下一片的漆黑。

偶尔,路上疾驰驶过一辆赶夜路的车,引擎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山谷里的寂静夜,听起来显得反倒有几分亲切了。当他听到有车驾进休息站的时候,他甚至有一股起来打个招呼的冲动。但,一切都没发生,他只是静静地躺在车后座,闭上眼睛,竖起耳朵,听着汽车匆匆进来和匆匆离去的声音,除了解决三急,没有人愿意夜里在这个地方多留一分钟。

毯子的温暖和脚下躺着上了膛的步枪给他带来了些许安全感,李迎的思绪开始毫无目的地到处乱窜,小时的一些记忆也不自觉地跑到了出来,闭上的眼帘成了电影院里面的大屏幕,旧时的片段,一幕一幕地投影在眼前。

李迎,似乎回到了儿时大院的生活,和同伴们儿不厌其烦地玩打仗的游戏,用的最多的武器是土块,扫把,弹弓。大院孩子们互相打又或者团结起来和外面本地人的孩子混战,大院的孩子小时候,没有不挂彩的。对于李迎来说,最有意思还是到附近的营房里面去,听着响亮整齐的口号声,看着战士们拿着56半自动练习刺杀,或者去靶场捡子弹壳。每当逢年过节,还能看到部队杀猪的情景,几个炊事班的战士,把猪撂倒,压在地上,四个蹄子都结结实实的捆上,锋利的杀猪刀,利索的捅进喉咙,再拔出,鲜红的猪血,如泉水般涌出来,流到事先放在下面的盛有温盐水的大盆子里,猪徒劳的四肢乱蹬,没多久就不动弹了。接下来,吹气刮毛,开膛破肚,一气呵成,每逢这个时候,在营房的食堂里里蹭上一碗鲜美的猪红汤和香喷喷的红烧肉,是孩时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但这一切,都已经好像已经很遥远的事情了,有些细节也开始模糊,他尝试回忆一起长大的那些玩伴们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迷迷糊糊之中,李迎似乎难得地睡着了。朦胧中,自己在一片空地上奔跑,天上落下一个大火球,追逐着他,他跑到哪,火球跟到哪。他看到前面有一栋房子,白色的墙壁,中间有一道门,于是,他拼命地往那道门跑去。当他冲到门的前面,手刚够着门把,火球就下来了,撞击到地面上,巨大的冲击波把他整个人抛向空中,手里还握着那个门把。那一刻,好像一切都停顿了,肢体上的,还有思想上的。也好,死了就死了吧,于是梦里的他,闭上了眼睛,仿佛一片空白,但车里的李迎,却睁开了眼睛,原来只是个梦。

看了看表,已是凌晨4点,估计是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李迎下了车。是该下来活动一下,曲了一个晚上的腿,感觉麻麻的。

朦胧的月光下,李迎走向洗手间,忽然发现旁边的小水潭边上,一对发亮的大眼睛在盯着自己。李迎不禁倒吸了一口气,感觉到皮肤上的鸡皮疙瘩,犹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镇定,镇定,李迎控制着自己的呼吸,面向眼睛的方向,慢慢地移到车门边,拉开车门,伸手摸到了枪,迅速地把枪拽了出来,抵肩,瞄准,开保险,手指放在了扳机上。李迎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是熊!这样的光线下,枪的照门里根本看不清准星。.223的子弹,这么近的距离,对付熊,如果打不中要害,躺下的恐怕是自己。

那对眼睛,开始动了起来,在月光下,李迎终于看清了那物的轮廓,以及头上的那对大大的树杈一样的角,原来是一头公鹿,虚惊一场。

那鹿掉了个头,若无其事地钻进了林子里,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李迎拿着枪,周围巡视了一遍,确认没有了其他动物在附近,才心有余悸的背着枪进了洗手间。

月亮又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天空开始泛白,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