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来到车边,把东西放在地上,打开车门,跟着把东西逐样放进皮卡后座。他关好车门,深深地呼进一口气,缓缓呼出以后,这才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 个规模不大的小镇。路的两边,在平房之间零零散散分步着快餐店,车房,洗衣房。周围一切寂静如水,黑色的屋顶,白色木墙,整个小镇颜色单调的让人觉得心 痛。路上屈指可数的几个行人,也是慢慢的走着,或者说踱步更为贴切。在这里,时间仿佛停顿了一样,唯一让人感到这小镇还有些活力的是路上偶尔几辆车飞驰而 过汽车。中午的阳光,懒洋洋的,包裹着这里一切,阳光射在柏油路面上,猛地拐了个弯,扑向了他,李迎不禁眯上了眼睛。

上了车,靠着座位上, 李迎并没有发动车辆,只是在车上坐着,似乎不愿打扰这安静的一切。

真的要离开吗?李迎再次问自己。这座平静的小镇,继续北行的话,或许是他看到的最后一座城镇。

没多久,一辆车拐进了油站,停在了他的车子后面。车上的老太太,观察了一会,见前面的 车没有动静,于是才轻轻地按了一下喇叭,李迎这时才醒悟起来,这油站只有两个泵位,后面那个是柴油的。

李迎发动了皮卡,出来油站,沿着路往北走,清新的空气开始涌了进来,没多久,车子又重新上了高速公路,一路向北开去。

天色开始变暗,夕阳赖着依山的白云,把最后的光辉都送给了云儿,它的情人,云儿像是害羞的小媳妇,脸被染的通红通红的,东一朵,西一朵的,害羞的躲着这赤裸裸的表白。天空盘旋着小群小群的鸟儿,淘气地追逐着没有找到云朵的而落下来的寂寞余辉。一切,那么的美,那么的宁静。

车子,沿着盘山道公路上,咆哮着。路面上,可以见到的车辆愈来愈少,城市,早已被抛在身后,偶尔擦肩而过的是一些零散的小村落。

忽然,小肠的一阵搅动,提醒了李迎,这一天下来,还没吃过东西。

子放慢了速度,拐进了路边的一个休息站,说是休息站,只不过是在山窝里的辟出来的一片空地,空地中间置放着一个木头桌子,两边的板凳和桌子底端连在一块, 岁月的痕迹早已深深印在这些木头上面,空地尽头,孤孤的立着一个洗手间,一股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苍凉之意不禁涌上心头。倒是山上缓缓流下的一条 细细的,白花花的水线,在空地的另外一头,硬生生的吻出一个小水潭,里面溢出来的水,又继续缓缓的往山下流去,为这空无一人的小山窝,平添了几分意境,几 分情趣。

李迎把车停了下来,熄了火,推开车门,慢慢地由车上把自己挪了下来,伸了伸手,抬了抬脚,才把那股痹意从四肢赶了出去,抬起手看了看手表,不觉已经630了。时间,过得真快。

打开皮卡的后车厢,在一箱瓶装水里,抽了一支出来,拧开盖子,咕噜咕噜,李迎仰头喝了起来。不一会,一支500ml的水,就已畅快淋漓的经由口腔,喉咙,一路落到了肚子里面,随着血液循环,滋润了身上的每一个毛孔,解了渴的快意,瞬间,传递到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