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春来的特别早,五月初,树木们已纷纷由寒冬中醒过来,争先恐后地长出新芽,清风吹来,一片绿意荡漾。

李迎已经在了河边站了好一会了,一直怔怔地看着面前宽阔且平静缓流的河水,河对面的一栋栋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平房似乎也在迷茫地注视着对岸这个,身材挺拔,肤色古铜,面带倦容的中年男子。迎着阳光,李迎的轮廓被刻画得淋漓尽致:高挺的鼻梁,削瘦的脸颊,紧锁的剑眉下面是那细长忧郁的眼睛。今天以前,他还住在对面那钢筋水泥构成的森林里面。他的大学、事业、同学、同事、朋友以及房子都在对岸。

初春的暖意并没有让李迎感到有多么的舒服,他一动也不动,周围一切如河水一般宁静,但他的内心却波涛汹涌。就在昨天,他把工作辞了,那是一个令许多人羡慕的职位。

一只觅食的水鸟在河面上空盘旋,忽然发现了水里的目标,便快速地俯冲下来,就在鸟的尖喙刺破水面,水花四溅的那一刻,他决定离开,远离有人烟的地方,到无边无际的荒野中去,把一切都留在对面岸上。这个决定,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

李迎回到岸边,钻进岸边那辆黑色福特F150皮卡,发动引擎,调头往北开去。

他还是那么冲动,那么随意而行。     

沿着河边的小路,开了没多久,就右拐上了15号公路。离开了岸边的小路,踩下油门,皮卡加速向前奔去。公路两边的楼房,商店,逐渐越来越少,渐渐地出现了开阔的农场地。

李迎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习惯性地握着换档杆,右脚踩在油门上。该往哪里去?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也懒得去想。只要能忘掉梦魇一样的过去,去那都无所谓了。他现在只想远离城市和人群。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那个郁闷的自己。

一路开着,他其实是走着神的,只是机械,本能地超车,变道,踩油门,刹车,换档。

 他甚至想到了出家,但北美这个地方,到哪里去找当和尚的清净地呢?他不知道。一想到自己穿着袈裟,留着光头的样子,他摇了摇头。出家这个念头,刚钻出来,就被他狠狠地扔出了窗外,碾了个粉碎。

 这些年,他的生活充满着压抑,睡眠极其糟糕,入睡难,睡好,睡久也难。总是似睡非睡,一点轻微的触动、声音、光线、都会让他无法入睡或者醒来,一觉到天亮对李迎来说,是一种奢侈的梦想。每日,天不亮,他就由床上爬起来,颓废地坐在床沿上,对着镜子发呆,似乎等着漂浮在空气中的魂魄留下来,依附在身体上了,才有勇气站起来,继续自己的人生。

 他开了玻璃窗,让风进来,好把车里让人窒息的空气换掉。车子高速前进,粗暴地推开前方的空气,被惹恼的气流,报复似地,恶狠狠钻进他耳朵里,咆哮着。他全然没有感觉。

 开了许久,他才忽然想去要加油了,的确,油箱快空了。前方,刚好有一出口,出口的提示牌醒目地标着油泵的图案。想都没有想,车子就顺着出口的方向开了出去。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油站的油泵前面。这是一家外面看起来比较旧的加油站,起码有五六十年的历史,还用着那种旧式的油泵。他推开车门,下了车,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左腿上的伤,隐隐作痛。

 提起油枪,才发现这不是自助的,得先去里头交了钱才加能入油。放下油枪,他径自走进油站,推开玻璃门,才发现,这个油站其实也是一个杂货铺的。说是杂货铺,一点不为过。吃得,喝得,用得,甚至户外用品,一应俱全。更让人诧异的是,柜台后面还有一排立着上了锁的枪。

 里面没有什么客人,柜台里面站着一个高大结实的中年白人男子,热情地用法语和李迎打着招呼。李迎机械地的应答着,把扫视四周的目光收回,看了看跟前的这个大个头:光头,结实,虽然留着大胡子,但修剪的极为整齐,一件黑色的圆领短袖体恤,左手臂上纹着一个大大的繁体中文字:“愛”。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之后,李迎让大胡子把油箱加满。大胡子利索地按了几个按钮,就推门出去给车入油,留下李迎一个人在店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柜上的那些枪。

 柜台上的大部分枪,他都玩过,或者拥有过,但其中一把枪,深深地吸引住了他,那是一把中国产的97式步枪。李迎出国多年,玩过不少枪械,但对国产枪械始终情有独钟,尤其是97,但可惜一直没有碰到过。

 好几年前,加拿大一些军火经销商从北方工业进口了一批97式步枪,但RCMP(加拿大皇家骑警)很快发现这批枪只需稍微做些改动便能恢复原本被去掉的全自动发射功能,所以把这枪给禁了,已购买者也必须把97式上交国库(加拿大法律禁止一般民众拥有全自动武器)。直到早些时候,重新设计的97式步枪,终于获得RCMP的批文,得以重新销售。97式步枪,也就是中国95式步枪的出口型号,5.56/.223口径,五发弹匣容量,半自动发射方式。

 十年前,李迎就迷上了枪械,当时玩枪是为了一些忘却的回忆,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凡是见着喜欢的枪,拼了命也要买回来,家也就慢慢堆成了一个武器库。这种狂热,一直持续到了三年前,一场意外,一场变故,他把所有的枪都卖了,只留下一把霰弹枪,平时一直放在车上。

 没一会,大胡子加好了油,带着一股汽油味回来了。

“入满了,刚好一百二十。”大胡子说道。

李迎掏钱包,数出一百二十二递了过去。

“请问,还要其他的什么东西吗?” 大胡子一脸堆笑地问着目光还停留在97式步枪上的李迎。 

李迎出来的时候,左手已多了一个枪盒,里面装着一把97式步枪。另外一只手拎着一个装得鼓鼓,沉沉的帆布袋子,背上也多了一个迷彩大背包,里面也是装得满满的。玻璃门后面,站着开心微笑着的大胡子,目送着李迎离去,这是他今天的第一笔大生意。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