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夜空里,无声的小雪继续飘着,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寒冷。雪开始越下越大,地上已经开始像撒了薄薄一地白砂糖似的,李迎的头上和身上的黑色皮衣已经披上了一白霜。

“我先送你回宿舍吧,要不你会感冒的。”李迎用手拭去沈佳宁头上的雪花。

“不要!”沈佳宁把李迎抱得紧紧的。

“我订了后天的火车票。明天你有时间的话,陪我到处走走,好吗?”李迎说道。

沈佳宁这才松开了李迎,一脸惊喜的望着李迎。这还是李迎第一次约她。

李迎牵着她的手,继续在校道上走着。沈佳宁把身子紧紧的贴在了李迎的身边,脑袋依偎在了他的肩膀上。旁边的李迎,给了她从未体验过的温暖与安全感。

“今天好在有你,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沈佳宁现在才有时间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心有余悸的说道。

“对了,你怎么会在那里出现?”沈佳宁忽然觉得,这不可能是个巧合那么简单。

“我一直跟着你,从你下了楼的那一刻开始。在这之前,我一直就在你楼下。当你在酒吧的时候,我就在附近的电话亭里面看着你。”

“你......你一直在楼下等我?为什么?”

“我本想找你来着,告诉你我后天就要回去,另外就是想问你明天有没有时间陪我出去走走。但......,就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

沈佳宁停止了脚步,泪水开始在眼里打转,她再一次抱着了李迎,哭了起来,将压抑了许久的感情释放了出来。

“我一直都在宿舍里面等着你,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还有,你都看见我了,为什么不理我,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瞎逛,天气还那么冷。”沈佳宁忍不住用手狠狠的捏了李迎一下。

“对不起。我不应该逃避.....,我......。”李迎一时语塞,语气里面充满了愧疚,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以后我慢慢告诉你,好吗?”李迎抹去了沈佳宁的脸上的泪水。

“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不会的,永远不会的。”李迎刚说完,一些往事涌上心头,不禁眼圈一红,几滴泪水滑落,滴在在了沈佳宁的唇边,咸咸的。

沈佳宁,第一次看到李迎这样动容,不禁有些吃惊,这样的李迎,更让人心疼,更让人着迷。她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替李迎抹去眼角的泪珠。她似乎看到了面前这个看似刚强的男子内心柔软的一面。而这一面,只是在这个时刻,只为她呈现了出来。

“你不是把我保护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要难过呢?”忽然间,她感到李迎因为今晚的意外比她还要受伤。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喜欢李迎这么紧张她。沈佳宁抱紧了李迎,她想用自己的体温,给予李迎更多的温暖。

“我一直喜欢你,你知道吗?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而且我已经够主动的了,但你对我总是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似的。”沈佳宁望着李迎,委屈的说道。

“我知道,我......。” 李迎欲言又止。

李迎看着怀里沈佳宁,在寒夜里,她那俊俏的脸已被冷的白里透红的,更显楚楚动人。李迎忽然俯下了头,吻了下去。

尽管这个场景,沈佳宁曾经梦到过,也曾经主动试探过,但这一切,还是来的太突然了,快的让她没有时间去反应,李迎的热唇就已经和她的交错了在一起,在这寒冷,飘雪的冬夜里。这吻热烈的让她无法呼吸,她只能忘了呼吸,忘情的回吻着。两颗跳动,暖热的心,融化了四周飘落的雪花。

他们不记得吻了多长时间,直到后来,李迎摸到了沈佳宁头上湿了的头发,坚持要把她送回宿舍,让她回去赶紧洗个澡,并告诉他,明天早上他在楼下等她,这才让沈佳宁把紧紧搂着他的手分开,恋恋不舍的回了宿舍。

那一晚,宿舍虽然是冷冷清清的,沈佳宁的心里却是觉得异常的温暖。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干净的睡衣,吹干了头发,就倒在了床上,躺在了粉红色的蚕丝被下面,睁大了眼睛回忆着今天晚上妙不可言的那一刻,不舍得睡去,但她实在是太累了,没多久,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那一晚,她梦到了阳光下李迎牵着她的手在草原上奔跑, 草原上遍布了黄色的小花,在她和他的欢乐的笑声中,灿烂的开着,......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一直撒到了沈佳宁的床边,把她从郁郁葱葱的的大草原带了回来。新的一天开始了,外面昨夜的雪和雨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来自太平洋的暖风轻轻吹拂着大地,化开了一切冷的痕迹,寒流过去了。

李迎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一见到李迎,她就飞奔了过去,抱着了他,直到这一刻,她才确信,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今天带你去老城隍庙吃好吃的。昨天我连晚饭都忘了吃,今天一定要补回来。”沈佳宁脸上又开始闪耀出吃货的光芒,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安排今天的约会。

李迎微笑着,表示一切服从她的安排。

那天,从他们见面开始,两人的手就一直紧紧的牵着。

城隍庙离学校并不是很远,坐公车过了外滩的下一站就到了。

看着沿途的风光,沈佳宁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兴奋,她紧紧依偎在李迎身旁,此刻,在她眼里,幸福应该就是这样子的。

“上一次。我们去吃本帮菜,我就想你这样牵我的手来着。”沈佳妮刚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咯咯笑了起来。李迎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沈佳宁的手握的更紧了。

老城隍庙到了,方浜中路上的正门为四柱三门结构,飞檐牌楼上雕塑着八仙图案,气势极为雄伟,散发着浓郁的的道家气息,牌楼下面的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城隍庙里面一共有九个大殿,每个大殿都翠瓦朱檐,彩椽画栋,香火极盛。城隍庙原为一道观,在近六百年的历史中,几经沧桑,经历了摧毁,重建,不过现在的城隍庙已经汇聚各种上海的著名小吃,俨然已经成了上海的吃货聚散地......”沈佳宁煞有其事的模仿着边上拿着小红旗,正给一群戴着黄色鸭舌帽的的团友们介绍城隍庙历史的导游,她开头还是挺正经,说道煞有其事,到后来就是瞎扯一通,让李迎就忍俊不禁,愈发觉得面前这个漂亮的上海小姑娘可爱极了。

沈佳妮并没有带李迎直接进去城隍庙,而是拉着他去了边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平房,这是一个专卖豆腐脑的小铺子。铺面很小,只有几张方桌,几条长凳。沈佳妮叫了两碗豆腐脑外加两条油条。

“我们先热热身。”沈佳宁笑嘻嘻的说道,刚说罢,就把凳子往李迎身边挪了挪,把头靠在李迎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老板娘揭开一个圆形大木桶的盖子,热气升了起来,整个铺子顿时香氣氤氳。老板娘拿起一片大大的贝壳,伸进桶里面,轻轻的刮起一勺豆腐脑放入碗里,一勺刚好一碗。

利索的老板娘很久就将两碗豆腐以及两条刚炸出锅的油条稳稳地端了上来。沈佳宁在豆腐脑上淋上一层薄薄的白糖浆,用餐巾纸细心的擦干净勺子,放进了碗里,推到了李迎面前。

薄薄的青瓷碗里面,洁白细腻,滑滑嫩嫩的, 热气腾腾的豆腐脑,正在一颤一颤的轻轻抖动着。豆腐脑的清香扑鼻而来,引的李迎食欲大振,恨不得把碗里的豆腐脑一口吃进肚子里去。

“小心烫,慢慢吃。” 沈佳宁细心的嘱咐着,一边在自己碗里的舀起一小勺豆腐脑,轻轻的吹了吹,递到了李迎的嘴边。

李迎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看到没人留意他们,这才一口把面前的豆腐脑一口吞了下去,并对沈佳宁做出了一副狮子吼的样子。引的沈佳宁大声笑了起来,整个铺子回荡着她银铃般的笑声。直到李迎在下面轻轻踢了她一脚,才强忍着止住了笑,认真的吃起了豆腐脑。

从豆腐脑的铺子里面出来,沈佳宁拉着李迎,挤进了比肩接踵的人流中,进了城隍庙。沈佳宁对老城隍庙里面的名胜古迹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对于她来说,来这里,就是为了吃。她拉着李迎,直接去九曲桥边上的的南翔小笼包铺前,排在了长长的队伍后面。

“这家的小笼包好吃的很。我一次可以吃三笼。”沈佳宁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可爱的模样,让李迎看了有一阵心疼的感觉。他没说什么,只是伸出双手,搂着了她的脖子,让她的头靠在了胸前。

那一天,他们留恋忘返在人世间的烟尘里,迷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上海街道里。一天下来,他们几乎把黄浦区值得去的地方都走遍了,但沈佳宁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李迎把沈佳宁送到了她家附近,已是夜深。在上海的一条里弄里面,沈佳宁依依不舍的抱着李迎,要他勾着手指答应她,到了家一定要给她打电话。缠绵了许久,李迎刚转身离开,沈佳宁又追了上来,双手揽着李迎的脖子,把热辣辣的嘴唇贴了上去。如此重复了几次,直到里弄里有人出来,两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第二天,李迎一大早就上了火车,在拥挤,混杂着各种味道的春运车厢中,带着极其复杂的感觉和无尽的思念告别了上海。车厢的节奏以及晃动,让李迎很快就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