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宁还是和往常一般,一样去图书馆,李迎还是一样把她送到宿舍楼下的那棵香樟树下,轻声跟她道再见。两人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一切如旧。

一个学期终于结束了,很多系都早已经考完了,只有物理系今年的期末考拖到了最后。很多人都已经离校回家了,学校也开始冷清了下来。沈佳宁上午考完了最后一门。她的宿舍里面洋溢着欢声笑语,大伙都在忙碌着打包准备回家,彼此互相提前祝福着新年快乐。对于大一点新生来说,大学第一学期终于结束了,再也没有比回去和家人团聚,朋友聚会,过个温馨的农历新年更美好的期盼了。沈佳宁坐在了床边,一点心思也没有。她并有打算立刻回去,她已经打了电话回家,说要在学校多呆一个晚上。

寒假已经开始了,沈佳宁和李迎就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了,她这才发现自己连他家里的电话号码都没有,也就是说,在这分开一个多月里,她没办法知道任何有关他信息,这让她觉得好生难过。那一年,国际互联网才刚刚进入中国没多长时间,许多人连网页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就更别说什么ICQ,Messengers之类的东西了。

沈佳宁知道,今天下午李迎将会考完最后一门,但李迎一直没有告诉她,他将会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回来。她只是心存一丝希望,希望李迎会来找她,跟她告个别,给她留给电话什么的。这样,起码还能证明李迎心里还是有她的。

宿舍的人终于都走了,不但整个宿舍,连整个楼也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昏黄的路灯透过稀疏的树叶,委靡地照在了倦缩在宿舍床上裹着毯子的沈佳宁身上。沈佳宁的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郁闷与孤独。这感觉,因为气温的下降和黑夜的降临,而变得越来越糟糕,让她愈发感到难受。她随手在墙上的日历撕下了一张,用冰冷的笔在冰冷的纸上,写下了冰冷的几个字:我一直在等你,但你始终不来。

最后,她下了楼,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走在无人的校道上,黑暗的夜空里漂着大朵大朵灰色的浮云,校道两边的树木早已经开始败落,地上落满了一地的黄色叶子,寒冷的北风吹过,灯火摇曳,落叶悉悉簌簌沙沙,萧肃之意,直入心扉。她漫无目的地走着,转了个弯,图书馆就在前面了,但已经放假关门了。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那栋青砖楼了。她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不肯定。她生怕自己会错了意,只是一厢情愿。那天晚上李迎的反应和眼神已经严重伤害了她的自尊心。毕竟她是一个好强的女孩,而且身边从不乏追求她的男生。

沈佳宁戴上了耳机,听着伍佰用嘶哑的声音唱着:

“今夜的寒风将我心撕碎,

仓皇的脚步我不醉不归,

朦胧的细雨有朦胧的美,

酒再来一杯,

爱上你从来就不曾后悔,

......”

走着走着,沈佳宁不知不觉地出了校门。学校外面高楼鳞次栉比,层叠地耸立。街道两边的灯火和霓虹温柔地交融在一起。夜色中的上海,似乎比白天更加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但沈佳宁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只是沉浸那悲伤的歌声世界里。沈佳宁就这样听着歌,慢慢地走着。

她独自在路上逛了很久。因为寒流来袭,上海的天气一夜之间变得很冷。上海的冷不同于北方的冷,上海是那种典型的南方湿冷,无论你穿了多少衣服,湿冷的空气总是能透过你衣服,渗入你的肌肤,钻到你的骨子里面去。但沈佳宁心里的颓废,已经让她感觉不到外面有多寒冷了。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沈佳宁拐进了一条小巷,这是附近著名的酒吧街。肮脏狭窄的巷子里挤了许多人,其中有不少老外,空气里弥漫着烟和酒的味道。她踩着一地的泥泞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冰冷的雨水把头发都淋湿了,身上的白色羽绒服上布满了水滴。她进了拐角处的一个酒吧。她忽然想要喝酒,想着喝醉了,就好回宿舍好好睡一觉,醒来好把一切郁闷都抛在脑后,而且,现在外面还下着雨。

她要酒保帮她调了一杯薄荷味的鸡尾酒,坐在了靠窗边的一个位置上。酒吧玻璃窗上,蒙上了一层模糊水汽。酒吧里阴暗而寂静,昏暗的灯光下,吧台上,三三两两坐了几个人,音箱里面低声地播放着爵士音乐。她用手轻轻的抹去了玻璃上的水汽,透过湿沥沥的玻璃,看着外面的飘雨的街道,行人,汽车,和霓虹灯交错着,手里抚摸着光滑冰冷的酒杯。她慢慢地,小口小口品着酒,酒精慢慢开始起了作用,心里的郁闷与悲痛似乎被稀释了许多,整个人开始放松了起来,但她却开始想念起了李迎,她现在只记得他的好,她甚至开始回味着李迎为她擦去眼睛的泪水时那细长温柔手指的温度。

正当沈佳宁望着外面发着呆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一个老外,拿着两瓶啤酒,摇摇晃晃地坐到了她的对面。啪的一声,酒瓶磕在玻璃几上的声音,一下把沈佳宁的目光由迷离的窗外带了回来。眼前,一个身材高大,肥胖,秃顶,醉醺醺的中年老外,歪歪地坐在了对面。

“Hey, Lady,一个人啊,陪我喝一杯吧,我请客。”老外用蹩脚的中文说着,嘴里喷出的夹杂了各种不同味道的酒气,熏的沈佳宁几乎想要呕吐。除了酒气,沈佳宁还在秃顶老外身上闻到了一股海水夹杂着汗酸的味道。很明显这是一个长期跑船的老外,在海上漂泊久了,一靠岸就出来找陌生女人上床的那一种。

“对不起,我已经约了朋友。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请你坐到别处好吗?”

“Come on baby,我看你已经独自坐了好一会了,估计你的朋友不会来了,就让我今晚陪你吧。”

老外笑嘻嘻地说道,一脸的无耻。

“Leave me alone please.”沈佳宁觉得非常恶心,再也坐不下去了,便起身,推开酒吧的玻璃门出去了。

沈佳宁快步在街上走着,刚才的一幕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就像吃了个绿头苍蝇一样,令她想吐。但出来酒吧没多久,沈佳宁就感觉到后面一直有人跟着她。她回头看了一眼,天哪,那秃顶老外居然也跟了出来,一脸淫笑地在后面望着她。沈佳宁忽然觉得头大了,心里一阵慌乱,脚步开始凌乱。

沈佳宁急步拐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她希望给老外一种错觉,让他以为她家就在附近,好不再跟着来。但她的策略明显没有奏效。她现在只能越走越快,希望快点把跟在后面的秃顶老外甩掉。但这秃顶老外却怎么也甩不掉,他虽然肥胖,但身材高大,走起路来还是挺快的。

沈佳宁开始后悔进了这条寂静的小巷,路上一个人也没碰到,耳朵里只能听到后面重重的,急促的脚步声。那老外越跟越近了,她甚至能闻到那令人呕吐的酒气了。她的心怦怦乱跳,全身被一种莫名恐惧包围着。沈佳宁越想也害怕,她现在只想快点穿出这条小巷到大马路上去,于是她开始奔跑了起来,呼吸愈来愈急促,身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秃顶老外也在后面跟着跑了起来。沈佳宁忽然停住了,面前出现了一堵墙,让她感觉到了歇斯底里的绝望和害怕,这居然是一条死胡同。她转过身,头发已经被雨淋湿,刘海贴在了眼前,透过发丝,她看到了秃顶老外,正在一步一步向她逼近,一边淫笑着,一边不停的说着“F*ck"等字眼,手里还比划着下流的动作。

“What is wrong with you? Go away!" 沈佳宁的几乎是用着哀求的语调,语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了。

“Baby, take it easy. I am not going to hurt you." 秃顶老外嘴里喷着令人作呕的酒气,一步步紧逼过来。

正当沈佳宁准备大声喊救命的时候,老外后面跟上来了一条敏捷的身影,飞起一脚,把老外一下子狠狠踹到了地上,紧接着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老外捂着头,躺在地上痛苦的骂咧着,沈佳宁看见鲜血从秃顶老外的手指缝里面流了出来。

还没等沈佳宁明白怎么回事,那影子已经跑到了沈佳宁的跟前,一手抓住了她发抖的手,带着她狂奔了起来。沈佳宁惊喜地发现,那人原来是李迎。他把她的手拽得紧紧的。他们就一直这样跑着,直到出了大路,确认了没有人追上来,李迎才放慢了脚步,但依然把沈佳宁的手抓得牢牢的,生怕把她弄丢了似的。。

李迎就这样牵她着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一句话也没说。沈佳宁偷偷地看着李迎,没错,是李迎,他那帅气的轮廓就在自己的眼前。尽管飘着刺骨的小雨,空气冷冽。但沈佳宁觉得心里暖和极了,有着一下子从地狱进入了天堂的感觉,甚至让她有着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觉得的这仿似一场梦。她偷偷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的感觉才让她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李迎刚把她从地狱里面拯救了出来。沈佳宁就像个刚入门的小媳妇,脸上洋溢着幸福,还有羞涩。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已经让她把刚才的噩梦抛在脑后了。

当他们走到了校道上,小雨停了,天上居然开始飘起了小朵小朵的雪花,在路灯的照耀下,晶莹的雪花缓缓落下,碰到了湿漉漉的路面,立刻化去了。他们停住了脚步,仰着头,看着天空里的朵朵雪花,一切都像梦幻一样。

李迎忽然紧紧抱着了沈佳宁,说了句,“对不起。”

沈佳宁楞住了,看到灯光下的李迎的眼睛已经湿润了,雪花落在眼角上,化在了他的泪水里,流了下来。李迎的泪水让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双手该往哪里摆,过了好一会才醒悟过来,她也同样紧紧的抱着了李迎,把头依偎在了他的胸前。

她不明白李迎为什么要跟她说对不起,为什么会流泪,但她现在已经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了,她只是依偎着李迎,紧紧地抱住他。她什么也不想说,也不敢说,她怕任何的一丝声动都会打扰了现在的宁静。 

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