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树下,微风因混合了香樟树的淡香,广玉兰花的幽香, 茉莉花的清香而变得迷离,依旧昏黄的路灯暧昧地在路上拉出两条紧挨着长长的身影,除此之外,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寂静里, 沈佳宁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许多倍,耳朵里居然能清晰听到自己急速的心跳节奏,洁白细嫩的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大了,尽情地呼吸着这空气里的迷离,暧昧。

      李迎的双手已经牢牢地把她拦腰抱住了,他身上的体温和味道,对沈佳宁有着一种无法抗拒的的吸引力,在这暧昧与迷离中,她情不自禁也抱住了李迎。第一次如此靠近,如此清晰地看着李迎的轮廓,他的五官,让沈佳宁不禁迷失在了那温柔的体温与眼神里,淡抹下的梨涡红晕,令她显得的美丽动人,更让人情难自禁。

    眼前的李迎,眼里有着无限的爱恋与温柔,薄薄的嘴唇,轻轻颤抖着,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温度,正向她的唇边靠近, 她觉得自己的的心,和李迎的心,都在躁动着,心跳声,此起彼落。她本能地想要去躲避那渐渐靠近散着热气,急促的呼吸,但却怎么也动不了, 只是闭上了眼睛,微仰着头,嘴唇微翘,手指紧紧的掐住了李迎的腰,紧张又期盼的等待着那薄唇的落下, 等待着那一刻的颤抖。

      ......

      沈佳宁,睁大了眼睛,迷惑地看着天花板,好一会,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躺在家里的舒适的床上,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提醒了她,现在是星期天的凌晨。沈佳宁摸了摸自己的脸,依然是烫的。刚才的梦,如此真实,令沈佳宁不禁害羞地把被子扯过了头,把自己躲进了被窝里面,心里一阵小鹿乱撞,但脑海里却不禁开始回味着梦里的画面, 她甚至有点失落,遗憾那只是个梦。

      长这么大,深佳宁第一次觉得的周末是如此的乏味,甚至有一种度日如年感觉,总觉得自己被一种说不清楚的思念缠绕着,缠绕得那么紧,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她开始怀念校道里那混合了树香和花香的微风带出的夜的味道,她盼着星期一的早点到来。

      又是周一晚上,好不容易熬完了下午枯燥乏味的中国革命史课,沈佳宁,吃过饭,洗完澡,好好打扮了一番,早早就来到了图书馆的三楼。李迎比她还早,一样的位置,一样的微笑,一样的宁静,一样的结束铃声, 一样的校道,一样的香樟树,唯一不同的是那眼神, 少了那种纠结,困惑的感觉,更显得清澈。李迎依旧只是道了声再见,便转身离去。沈佳宁待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才舍得转身回宿舍去。

      从此,沈佳宁每天晚上都会早早就去图书馆三楼的那个角落,有时甚至比李迎还早。沈佳宁喜欢偷偷看坐在对面李迎安安静静的样子,她喜欢他的那份宁静,那份专注。她有时甚至偷偷在纸上画他的样子。李迎读起书来总是轻轻松松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能难倒他。

      每当沈佳宁碰到不懂的问题,她总喜欢请教李迎,而且借这种机会,她可以正大光明地坐到李迎旁边,听李迎小声地给她讲解。有时,她还偷偷,有意无意的把头轻轻靠在了李迎的肩膀上。李迎的几句轻描淡写,总能让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沈佳宁有时候自己都糊涂了,搞不清楚自己是在崇拜他还是迷恋他,或者是两者都有,但有一点她是肯定的,那就是她越来越依赖李迎,愈来愈离不开李迎了。

      夜色里,微风里已经开始飘扬着深秋的韵味,那棵香樟树下,黄昏的灯光中,李迎的脸不僵硬了,有时甚至会露出少有的笑容,口中道出的“再见”二字,也渐渐更显温柔。

      一转眼到了期末,又是星期一的晚上,沈佳宁依旧来到了那个角落, 但和平日不一样,李迎并不在那里,直到图书馆结束铃声响,李迎也没出现。那一晚,在一年里最适合睡眠的季节里面,沈佳宁辗转难眠。

      第二天晚上,还是只有沈佳宁一个人坐在那张桌旁边,面前的书,一页也翻不过去,她不时回头望背后图书馆的走道,希望能看到那个让她丢魂落魄的身影,把她从不安中拯救出来,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失落。直到九点,李迎也没有出现。墙上的滴滴答答的时钟,让沈佳宁坐如针毡,她把桌子上的书,统统扫进了书包,走向了出口。出门的时候,警报器的声音,才沈佳宁停住了匆匆的脚步,原来她在图书馆书架上拿的几本书匆忙中也被装进了书包。 这小尴尬才让沈佳宁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烦躁不安。

    沈佳宁并没有直接回宿舍,两条腿不争气地去了那栋青砖楼,上了九十六级楼阶,是的,不多不少,刚好九十六级,她一直算着,这九十六级楼阶刚好磨平了她的纠结与害羞,让她鼓足了勇气,敲响了李迎宿舍的门。开门的是周华伦。

      “你好,我找李迎。” 沈佳宁看到李迎的床位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像是用锋利的刀切出来的四方豆腐一样,和其他床位上的乱七八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李迎并不在宿舍里面。

      “哦,他已经两天没回宿舍了。” 周华伦顺着沈佳宁的目光,看到了自己床位上堆的惨不忍睹的被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前两天,来了一辆军用吉普把李迎接走了。”

      “那他有没有给我留下信或者便条什么的。” 沈佳宁焦急地问道, 问完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没有,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急匆匆地走了。”

      周华伦无奈地摇头说道。

      一股说不出来的惆怅和失落涌上了沈佳宁的心头。离开青砖楼,回宿舍的路上,沈佳宁鼻子一酸,委屈的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那个李迎,居然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但没多久, 沈佳宁就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小委屈,担心了起来,不安的思绪开始发芽,她害怕李迎或者他家里出了什么事, 却又无处可打听,她对李迎的背景和关系一无所知。沈佳宁这才发现,原来李迎在她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

      第三天晚上,沈佳宁依旧早早坐在那个角落的桌子上,面对着李迎原本座着的那个位置,发着呆,无聊地拿着一只笔在手指上转着,一份空白的实验报告摆在了桌子上。

      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沈佳宁的肩膀,她回头一看,差点惊喜地叫了出来,是李迎。 他今天穿了浅蓝色格子衬衣,牛仔裤,在沈佳宁眼里,简直帅呆,虽然李迎平时一直都是这样的穿着。李迎绕过沈佳宁,放下书包,去书架上拿了几本书回来,低下头,继续看书,什么也没说。

      沈佳宁狂喜过后,不禁开始有点小郁闷,对于忽然失踪,李迎居然什么也没说。她不时地偷看着李迎,总希望这李迎能抬起头,好好看她一眼,但他还是老样子,只是静静地,认真看着他的书。对着面前的实验报告,一个晚上,沈佳宁一个字也没能挤出来。

      回宿舍的路上,沈佳宁几次欲言又止。两人和往常一样,就这样静静地走在校道上。李迎把沈佳宁送到了楼下的香樟树,和平时一样,道了声再见,便欲转身离去。

    “你前两天,去哪里了?” 沈佳宁终于忍不住了,还没说完,眼睛已经不争气地渗出了委屈的泪水。

      李迎停止了脚步,回头看着沈佳宁。

      沈佳宁,并不回避李迎的目光,睁大了双眼,直视着李迎的双眼。此刻,沈佳宁睫毛上的泪珠,在路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我爸的一个战友,找我临时有点事.......。”李迎犹豫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没有你的消息,我过得很辛苦,很担心你。” 沈佳宁,鼻子一酸,打转的泪珠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对不起,这次走到有点急,忘了跟你说一声。”李迎,伸出了手,抹去了沈佳宁眼角的泪花,眼里充满了爱怜,愧疚和温柔。

      当李迎的细长的手指,触到了沈佳宁的脸,沈佳宁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脑海了,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梦,不禁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脸上开始泛红, 她鼓起了勇气,大胆地看着李迎,她甚至觉得的自己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挑逗与鼓励的意思在里面。

      李迎看着眼前的沈佳宁,忽然愣住了,轻轻的收回了手指,当李迎的手指在沈佳宁的脸上轻轻滑落的时候,沈佳宁在他的眼里,捕捉到了那种纠结和困惑,虽然只是一纵即逝,但足以让她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眼前的这个李迎,太让人捉摸不定了,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难道只是仅仅把她当作一个小师妹而已吗? 难道是自己一直会错了意,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吗?

      好一会,沈佳宁才把自己从心烦意乱中拖了出来,尴尬地跟李迎说了声再见,便扭头回了宿舍。她并不知道,李迎就这样一种怔怔地站在那棵香樟树下,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了楼道尽头,才移开了脚步,离去。

      夜已深,夜色下的一切,寂静如水,高高挂起的新月仿似一朵正在盛开的白色的茉莉花,淡淡的月光洒在窗沿上, 幽幽的茉莉花香如蛇一样悄悄钻入了这两个失眠人的心扉,搅乱了一切。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