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一大早,沈佳宁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了父母要星期六才回去,在父母的追问下只是说最近要考试,有些功课要问同学,因为平时礼拜五下午完课后,乖乖女的沈佳宁一般都直接会回家,直到礼拜一早上才回学校。

沈佳宁刚上完早上的力学课,估摸着餐馆的营业应该时间到了,就赶紧给她时常去的一家本帮菜馆打了个电话,订了两人的位子。

对于沈佳宁来说,那个星期五的课显得特别难熬,时间过得特别慢,好不容易才等到下午的物理实验课结束。一下课,沈佳宁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宿舍,精心打扮了一番,把长头发束了起来,用簪子盘在了头上,换上了碎花后系扣短袖衬衣,涂鸦的磨破短裤,穿上咖啡色的帆布鞋,对着镜子把前后左右都照了个遍,镜子里面皮肤白皙,削肩细腰,长挑的身材让她充满了自信,沈佳宁接着化了个淡妆,往空气喷了点香水,待雾气下来,优雅地转了个圈,让身上沾了淡淡香气,这才满意地出了门。

星期五下午,李迎没课,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C陷阱与缺陷》,同宿舍的其他三人则在埋头赶作业。初秋的天气,天气居然是反常的闷热,开到了最大档的风扇徒劳地来回摇着头。

十分钟后,沈佳宁,来到了那栋散发着历史气息的青砖宿舍楼,走上了四楼,找到了李迎的宿舍,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下来,才轻轻地敲响了门。开门的是赤裸着上身,只穿了条足球运动裤,头发蓬乱,赤着脚的周华伦。当他看见门口,脸带微笑,清新、美丽的沈佳宁,一下子愣住,尴尬地不知该怎么办。

“你好,我找李迎。” 沈佳宁倒是落落大方,算是给周华伦解了围。

李迎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把还愣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周华伦,拉了进来,一侧身就出了宿舍,随手把门关上了,就和捂着嘴偷笑着的沈佳宁下了楼。

他们刚离开,李迎的几个室友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七嘴八舌开了,宿舍里面一下子沸腾了起来,这刺激的八卦,就像给闷热的宿舍带来了清凉的秋风,闷热一下子被抛在了脑后。

他们下了校道,出了校门,上了公交车,一路上,李迎不怎么说话,她不时用余光去看李迎,李迎依旧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沈佳宁也不好意思没话找话,所以开始的气氛显得有点小尴尬,直到后来,公交车驶入繁华路段,沈佳宁忍不住自豪,热情洋溢地给李迎介绍起了上海的景点和历史,气氛才开始慢慢活跃了起来。

“这个是南京路,很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不过,都是些乡下人才来的呀,本地人一般是去淮海路那边的。”经过南京路的时候,沈佳宁脱口而出,刚说完,就后悔死了,坐在她旁边的李迎,在上海人眼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乡下人,”沈佳宁伸了伸舌头,不敢再说话,一脸的囧态。沈佳宁其实并没有区域歧视,只不过从小生活在上海这座属于“本地人”的城市里,耳染目睹,才养成了这种说话的方式。

沈佳宁尴尬的的样子,反倒把李迎给逗笑了。他其实从来就不介意别人说自己是个“外地人”或者,“乡下人。” 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上海这座城市的匆匆过客而已。来了上海一年多,他甚至连外滩都没去过。

沈佳宁订的这家本帮菜馆位于陕西南路的一个小巷子里面,其实就是上海普通人家的屋子改造而成的私房菜馆,门口连个招牌都没有,要不是有本地人带路,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这地。这种菜馆,平时做的就是熟客的生意,靠得就是口碑。

菜馆不大,就只有5张桌子,除了给他们预留的桌子外,其他的都已经座满了人。

“李迎,你想吃什么?” 沈佳宁入座后,礼貌地问李迎。

“这个,我不懂,还是你来点吧。”,李迎挠了挠头,这是他第一次吃本帮菜。

老板娘是一个利索的上海中年妇女。沈佳宁和老板娘用上海话客套了了几句以后,就直接进入正题:点菜。

“给我们来个酱鸭,油爆虾,鸡毛菜,鲳鱼,海瓜子,醉蟹,还有鸡汤,”点菜的时候,肚子早已饿了的沈佳宁一想到即将上桌的美食,脸上不禁闪烁出幸福的光芒。

“哦对了,再加个红烧肉,差点把这个忘了,”沈佳宁咽了咽口水,说道。

“红烧肉是按煲上的,量有点大,你们两个人已经点了怎么多菜了,肯定吃不完的。”老板娘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李迎发现沈佳宁,点菜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居然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吃货罗君蓉竟然有几分相似,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沈佳宁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点菜的时候的那种兴奋劲,把吃货的尾巴给露了出来,不禁脸上一红。

不一会,菜开始陆陆续续上来了,一开始,两人都还吃的挺斯文的。第一次吃本帮菜的李迎,对老板娘的手艺赞不绝口。到了后来,饿坏了的两人都埋头苦干了起来,偶尔一抬头,四目相对,都忍不住笑了,发现彼此的样子的确是有点狼狈了。慢慢地,彼此话也就多了起来,席间也开始有了笑声。

两个人,六菜一汤,外加两碗饭,居然吃得干干净净,一点也不剩。

当老板娘过来结帐的时候,看着面前干干净净的碗碟,颇为吃惊,表情随即变为欣喜,这是客人对她手艺最大的肯定,因此对李迎这个“乡下人“也和颜悦色多了。

这个时候,李迎坚持要由他来付账,

“说好了,我请客的呀。”沈佳宁表示不同意。

“别跟我争了,这顿饭吃的太腐败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女孩子付钱”,李迎坚持道。

嗯,的确,在这种场合,争执没有太大的意思,而且,也不太好看,沈佳宁只好同意了。

“谢谢,一共两百二十五。” 老板娘笑眯眯地说道。

尴尬的场面出现了,李迎淘遍了所有口袋,发现身才带了两百块,还差二十五元。

“沈佳宁,你身上有二十五块吗?”,李迎尴地的问道。

沈佳宁赶紧掏出了钱给李迎,当她看到李迎那尴尬无比的表情,强忍着不敢笑出来,心里却觉得现在的李迎可爱极了。

“你们上海的中年妇女,很伤人啊。”出了餐馆,李迎一脸委屈地跟沈佳宁说道。

“怎么啦?” 沈佳宁不解地问道?

“刚才结帐的时候,那个老板娘给了我一个白眼。”李迎不好意思地说道。

“哈哈哈,”沈佳宁明白了过来。顿时笑得不行,仪态尽失地捂着嘴蹲在了地上。看着面前如此优雅的女子居然笑得如此狼狈,李迎也不禁开心的跟着大笑了起来。

“对了,你宿舍里那带黄色眼镜的那个是谁啊?就给我开门的那个,怎么给人感觉色迷迷的。”沈佳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哦,那个是周华伦,你误会他了。” 李迎,立马明白她指谁了。

“他那是高度近视,看人都是眯着眼的,所以老被女孩子误会是色狼,其实是个老实善良的人,还整天被她的女朋欺负。”,李迎说完,忍不住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笑得如此开心了。

寂静的小巷里回荡着他们两人的笑声,引得楼上的小狗汪汪直叫。这么一逗,两人之间的关系感觉一下就拉近了许多。

沈佳宁并不急着回去,她要带李迎在上海好好转转。她和许多上海人一样,以身为上海人而自豪,热爱上海这座城市,喜欢把上海最美的一面介绍给人。她更希望,李迎会真心喜欢上这座城市。

当晚,沈佳宁,带李迎走着去了外滩。当李迎站在黄埔江边,看着对面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浦东,耳边传来钟楼浑厚、悠远的报时钟声,第一次感受到了上海这座城市历史和现代交错着的韵味,他甚至开始有点喜欢上了上海这座城市。

意犹未尽的沈佳宁,接着又拉着李迎,去了黄河路的小吃街,吃了小杨生煎,蟹壳黄,排骨年糕。直到后来实在吃不动了,才打道回府。当他们回到学校,已经是半夜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