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宁,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跟许多其他上海女孩一样,爱美,爱打扮,同时更是一个聪明,善良,大胆,直率,有个性的女生。许多人都对她选择读枯燥乏味的理论物理感到不可思议,但沈佳宁却有自己的见解。她从不把物理当作是一种纯科学的东西。在她眼里,物理更是一门哲学。中学时代,她就非常喜欢看霍金的《时间简史》。虽然是独生子女,父母唯一的掌上明珠,有一定的依赖性,小姐脾气,但内心却渴望独立。她觉得大学是自己新生活的开始,要开始学会独立,所以坚决不让父母陪她去新生入学报到。

当沈佳宁看到李迎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忧郁的师兄,背后一定有许多故事。当她跟在李迎后面,从后面看着李迎挺拔的背影,就开始很好奇地想知道,这个师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而且对这个师兄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甚至隐隐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他故事里的人。后来,她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尽管在这以前,她一直认为一见钟情只是存在爱情小说里面的东西罢了。

沈佳宁渐渐听说了一些关于李迎的事情,最让她目瞪口呆的是,这个师兄入学军事训的的时候,十发子弹,一百米距离,打了一百环,把教官都吓坏了。虽然李迎性格孤僻,学习成绩却极为优秀。她甚至还听到有人说了,李迎是个女性绝缘体,极有可能是个“左派”(大学里对同性恋的委婉说法),也有人开玩笑的说李迎可能是中情局的特务。

她开始对这个上海人眼里的所谓“乡下人”,部队大院里面长大的李迎,愈发好奇了。从不服输的沈佳宁心里思忖道:“就算你是块石头,我也要把你化开,看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后来,沈佳宁发现,李迎晚上喜欢呆在图书馆,静静地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看书,每次都是在同一个位置, 于是,美丽的“邂逅”开始了。

开始,她只是坐得远远的, 悄悄地看着角落里面那个静静的他。她喜欢看他干干净净,认真读书的样子。觉得李迎跟她那做工程师的爸爸像极了。打小在她的记忆里,她父亲也是经常这样,认真地低着头看书的。在沈佳宁眼里,认真男人的样子最帅了。偶尔李迎抬起头的时候,差点目光相接,她就赶紧把头低下,装出看书的样子,心里却是莫名其妙的一阵鹿撞。

夏末初秋,一个惬意的晚上,她鼓足了勇气,收拾好桌面上的书本作业,走了上前去,“李迎,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沈佳宁故意省略了师兄两个字,她要拉近她和他的距离。

李迎平时坐在图书馆拐角的一个地方,这个位置因为比较偏僻,而且光线并不是特别好,所以很少同学会来这里。偌大的一个桌子,只坐着李迎一个人,桌面上摆了一叠书。

李迎抬起来头,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站眼前的这个女生,沈佳宁,他早就牢牢地记住了她的名字。的确,他对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但那份好感或许是因为她跟飞飞在长相和气质上都实在是太像了。这个漂亮,气质优雅的小师妹,一早已成为了物理系,甚至是理学院最为热门的话题。但他,却总是刻意跟她保持一定距离,不去想她,不去接近她,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偷偷地注视着她,但只是远远地。因为,沈佳宁的出现,已经在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内心世界,又掀起了波澜,每次见到沈佳宁,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楚和纠结。

沈佳宁那天晚上穿了一条碎花短裙,白色的衬衣,头发扎了起来,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茉莉花的香味,清清爽爽的。

看似大大方方的沈佳宁,那时,忐忑的心怦怦乱跳着,只是故作镇定罢了。她虽然是性格直率,大胆,但同时也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一个女孩。她不知道,李迎会有什么样反应,她害怕被李迎拒绝了,会令自己下不了台。

她在抬起头的的李迎眼睛里面,发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忧伤和喜悦纠结着的眼神。李迎向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并且向她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低下头继续看书。她那不安的心,才稍微定了下来,偷偷地长嘘一口气。至今为止,李迎跟她说的话不超过十句,而且全都是在带她去办新生入学注册的那天说的。

李迎又怎么能拒绝得了眼前这个小师妹,他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她的微笑,尤其是那梨涡。而且,这桌子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当沈佳宁站在了面前,他的心其实已经开始散乱了起来。许久,一页书也没能翻过去。

沈佳宁坐了下来,好奇地看了桌上的那读书,里面有《C程序设计语言》,《C陷阱与缺陷》《数据结构与算法分》,《计算机的心智:操作系统之哲学原理》,《费曼物理学讲义》等等。

这让沈佳宁感到十分意外,“你还喜欢编程啊?”

李迎头也不抬,“嗯”了一声,便算是回答了。

编程,的确是李迎最大的一个业余爱好,当他的同学们在忙于玩《红色警戒》,《帝国时代》,《三国》游戏的时候,他已经自学成了C语言的高手,而且他的确有这方面的天赋。他甚至已经能用C语言写硬件接口的驱动程序了。

一霎那,李迎在沈佳宁的眼里,形象更加高大起来。她只知道,这个师兄学习成绩特别好,但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游刃有余的自学这么“高深”的东西。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开始有点崇拜李迎了,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几乎可以和她心目中完美的父亲形象相媲美。

那,就是当天晚上在图书馆,她和他的全部对话。接下来,她做她的力学作业,他看他的C语言,直到图书馆响了关门的铃声。她和他一起离开了图书馆,走在了寂静的校道上,两边种满了广玉兰树。正是开花的季节,空气里弥漫着幽幽的花香, 微风吹过,清香阵阵,沁人心脾。他和她,只是静静地走着。李迎把她送礼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在门口的香樟树下,开口跟她说了声“晚安,再见,” 便要转身离开。

沈佳宁凭直觉,感到李迎并不抗拒她,而且对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虽然,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流。沈佳宁,忽然头脑一热,觉得自己要再大胆主动一点。

“李迎,明天,我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那天带我去注册。” 沈佳宁鼓起了勇气,叫住了李迎。

刚说完,沈佳宁发现得自己的脸居然有发烫的感觉。

李迎回头看着沈佳宁,楞住了。晕黄色的路灯,透过香樟树的繁枝茂叶的缝隙,洒落在了眼前这张泛红的脸,抿着嘴唇,含笑的眼睛,羞涩的梨涡,不安的双手摆在了前面,一朵不知道什么时候捡的广玉兰花被捏的只剩下了几瓣。这个画面,他似乎在那里见过,是的,他想起来了,那天,在那棵柳树下面,飞飞,也是同样的神态。那一刻,他差点的把她当成了飞飞,他日思夜想的飞飞。他看到几近痴醉,几乎有了要吻下去的冲动。

“李迎,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沈佳宁小声地追问了一句,把头低了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的让人一眼就看穿了。此刻的她,恨不得地上有道裂缝可以钻进去。穿着休闲鞋的脚,开始不安的磨蹭着地面上的叶子,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

“好啊,我去。” 李迎终于回过了神来。

“那明天下课,我去宿舍找你,带你去吃上海本帮菜。”说罢,沈佳宁便赶紧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她不敢再多停留一秒,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控制那怦怦乱跳的心了。她的直率和大胆,在李迎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如此的囧态,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多呀。

“沈佳宁,啊,沈佳宁,你到底是怎么啦?”

那天晚上,沈佳宁在床上,辗转难眠,她发现,自己对李迎的那份好感以及好奇已经变质了,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他了。

窗外,凉风习习,迷离的月光透过香樟树迎风摇摆着的枝叶,在床前撒下了月影婆娑。

睡不着,还是睡不着,沈佳宁带上了耳机,按下列播放按钮,耳机里面传来熟悉的张洪量的歌声:

“莫名我就喜欢你,

深深地爱上你,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莫名我就喜欢你,

深深地爱上你,

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