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结束了,寂静的大学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同学们都开心地分享着家里带回来的美食特产,大伙因“久别重逢”也变得更亲近,更融洽了,尤其是那些沐浴在爱情春风里的同学,更是“小别胜新婚。”

李迎依旧只是静静的旁观者,默默的去上课,独自去图书馆,一个人坐在食堂里面吃饭。周末,他偶尔还会去杭州,他依旧迷恋那座城市,因为那里曾经有着飞飞的气息,他喜欢在西湖边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渴望能从里面闻出飞飞残留在这座城市里面的味道,找到记忆里飞飞最后留给他的芬香。他甚至觉得飞飞还在这座城市里,躲在远远的地方,偷偷地看着他。

曾敏因为华伦的关系,成了李迎宿舍里面的常客。每回曾敏上来的时候,李迎他们都很知趣地回避了。曾敏是班上的干部,辅导员叮嘱她的话,她还记得,所以对李迎也多留了几分心。

 一个学期快过去了。周末的一天,李迎躲去了图书馆,其他两室友也都回家去了,宿舍里就只剩下曾敏和华伦。

曾敏靠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正看得入神。华伦则在边上的书桌上玩电脑,他刚从电脑城买了一张翻版《三国志》的游戏光碟。

  “李迎到底是这是怎么啦?感觉他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象没了荷西的三毛一样。”曾敏合上了书,问正在一边入迷玩着三国游戏的周华伦。

  “听说他以前有个女朋友,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了,具体我也不清楚。”华伦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手指依然紧张的在鼠标上按动着。

  “哎呀,疼死我了!干嘛啊你!”,华伦捂着脑袋,扭过头来,透过大大的黄色蛤蟆近似眼镜片,可怜巴巴的望着曾敏。刚才,曾敏用手上的书狠狠的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一点也不关心你的室友,你的同学,冷血动物!你可是他在班上最要好的朋友了。”曾敏生气地说道。

  “他就是一块石头,冷冰冰的,没人能跟他说上几句话,我怎么去关心他啊?”华伦争辩道。话音刚落,就被曾敏拧住了耳朵,痛地哇哇直叫。

  “那是你们不够关心他,不够主动去接触他。”曾敏放开了华伦,脸上的表情开始严肃了起来。

  ”我怎么总是觉得他好像有忧郁症似的,你说他会不会自杀啊?”曾敏一脸沉重的说道。

  “不至于吧...不会吧...不过...嗯...还真难说哦。”华伦摸着被捏红了的耳朵,犹豫了一会,自己也不敢肯定。

  现在,曾敏和周华伦都觉得这还真是件事,也觉得事情开始有点严重了。前不久,学校里面就有个男生因为失恋从宿舍五楼跳了下来,死了。

  “要不,我们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让他谈一次恋爱,心病还须心药医。咱们来个以毒攻毒,你看怎么样?”华伦说道,黄色的眼镜片后面少有地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嗯,有道理,真聪明,来,宝贝,亲一口。”曾敏被华伦的样子逗乐了。开心之下,打赏了华伦一个亲吻,把华伦给乐的,躺在地上打了个滚。

  “但问题是,我们上哪里给他找女朋友呢?,咱们系可是重灾区啊,早就断粮了。”华伦爬起来,皱着眉头说道。

  “这不是又要新生入学了吗,我们到时留意一下,看有没有合适李迎的。“曾敏开始兴奋了起来。

  “你们女生啊,碰上做媒这种八卦的事情,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华伦不屑地摇着头。刚说完,屁股上就挨了曾敏一脚。

  一转眼,九月份到了,新生开始入学了。这一次是李迎他们班负责迎新。

  班上的大部分男生都兴奋异常,期待着师妹们的到来。李迎依旧是不喜欢热闹,但辅导员点名要他参加这次的迎新活动,李迎只好勉为其难的参加了。所谓参加,也只不过是躲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看着。

  曾敏领着一个身材姣好,打扮时尚,青春靓丽的小师妹,在一群物理系男生羡慕妒忌的眼光注视下,向正在校道上抵着头踩树叶的李迎走了过来。

  “嘿,李迎,别折磨那些树叶了,麻烦你带这个小师妹去注册。”曾敏笑吟吟地说道。

  “李迎师兄,你好,我叫沈佳宁,谢谢帮忙,很高兴认识你。”小师妹脸带微笑,梨涡隐隐,大大方方地向李迎伸出了纤细修长的手,眼睛直视着面前高大帅气的李迎。

  李迎抬起头。当他看到眼前这个亭亭玉立,长发披肩,可爱漂亮的小女生,马上像触了电一样,一动也不动,甚至忘了去握沈佳宁伸出的手。原本无动于衷的眼神,一下子闪亮了起来,变得复杂了起来,里面有惊讶,怜爱,以及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甚至有一丝失落。眼前的这小师妹,是飞飞吗?那身材,那头发,那眼神,那笑容,那梨涡,甚至那条白裙子,都太像了。“不,那眼神要比飞飞调皮,不,她不是飞飞。”李迎脑海里,一片混乱。

  曾敏踢了李迎一脚,“楞着干嘛,还不快带沈佳宁去注册。”

  李迎这才回过神来,主动接过沈佳宁手里的行李和小提琴的箱子,说道,“沈佳宁,跟我来吧,”带着她向新生注册点走去。

  沈佳宁转身向曾敏鞠了个躬,甜甜地说了声,“谢谢师姐,” 便跟在李迎的后面,心里偷笑着,“人家都说物理系的师兄个个都是呆头呆脑的,看来一点也不错。不过,这师兄倒是傻得挺可爱的,帅的咧。”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