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第一次寒假,回家的途中,李迎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发着呆。那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越来越接近了,他的心情很复杂,渴望回到这座城市,但又害怕回到这座城市。

    他期盼着,飞飞并没有离去,一直都在,那乳黄色房子二楼的窗户晚上的灯还亮着。同时又担心夏天他埋的尸体,有没有被人发现,警察有没有查到什么东西。他甚至想要去仙女石去看一下,但又害怕那个给他带来无穷无尽恶梦的地方。所有跟那天有关的的东西都几乎被他扔掉了,那把三棱刺,当天就已经被他扔进了滔滔江水里,所穿的衣服和鞋子后来也被他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也再没有骑过,在楼道里,已经铺满了灰尘。山上挖的那个坑,连同那具狰狞的尸体虽然已经被他埋好了,但心里的那个坑,却再也无法填平。

    在忐忑不安中,李迎回到了家。家里的温暖热闹,让李迎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唯一不变的就只剩下家的感觉了。

    吃完晚饭,他说要出去走走,父母也没拦他,就由他去了。城市还是那座城市,一切都还是跟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飞飞已经离开了。他去了那乳黄色的房子,房子还是那房子,不过已经换了主人了,飞飞的父亲已经调去了另外一个军分区任职。除了那心酸的回忆,飞飞已经和这座城市没有任何的联系了。

    在梧桐树下,他伫立了很许久,才挪得动脚步。他没有回家,而一个人走在了环城路上,这条路有他和飞飞最后的回忆,也是最美好的回忆。

    高考发榜那天,从茶餐厅出来,他和飞飞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到了这里。这是一段已经弃用的环城路,平时很少有车和行人。那天,他们就沿着这条路,推着车,一直走着。那段路其实很长,但那天,这一段路却实在是太短了,他们甚至希望,这条路,没有终点,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尽管环城路的柏油路面因为缺少维护早已经是坑坑洼洼,但在他们眼里,环城路真的很美,尤其是路两边种满了的柳树。在环城路边上,有一个十九路军的纪念碑,也就是在那纪念碑的一棵柳树下,在清凉的夏风中,在柳树的婆娑袅娜中,李迎第一次吻了飞飞。

    就是在这棵树下,飞飞第一次把少女心事告诉了李迎。其实她初中就开始留意他,只不过是少女敏感,脆弱,自卑和矛盾的心理,让飞飞觉得李迎的这份关注和温柔并不是只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她害怕自己自作多情,同时也害怕会失去这份关注和温柔。

    “如果你能早点跟我表白的话,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和你在一起的”飞飞望着李迎亮晶晶的眼睛鼓足了勇气小声说了出来,少女的娇羞已写在了脸上。

    就在那一刻,李迎,抱住了飞飞。那是他们的第一次拥抱。

    飞飞仰起来了头,眼睛是闭着的,在李迎的怀抱中,呼吸变得急促,热气带着少女的芬香喷到了李迎的唇边,飞飞洁白泛红的脸庞带着纯真,若隐若现的梨涡,透露出少女的羞涩。当李迎滚烫的薄唇,轻轻的贴了上去的时候,彼此都感到了对方身体的颤抖。触电一样的感觉,由嘴唇扩散到了身体的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他们陶醉着,时间也为他们而放慢了脚步,就这样一直吻着,彼此进入了对方的灵魂的最深处。直到后来飞飞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提醒他,应该回去了。

    那棵柳树还在,在冬天凛冽的寒风中,已经无力再去婆娑, 只是无力的迎风颤抖着,已成一棵败柳了。

    回想起当日的一幕一幕,李迎跪着了地上大声哭了,第一次哭的如此狼狈,第一次哭的如此肆无忌惮,第一次哭的如此肝肠欲断,压抑了许久的的情感,如开闸的洪水一样,释放了出来,这洪水里面,有哀伤,悔恨,孤独,更有无尽的思念。

    几天后,罗君蓉也回来了,在李迎一次又一次的追问下,罗君蓉再也忍不住了,跳了起来,对着李迎大声喊道,“飞飞早已出国重新开始了,你也应该醒醒了。”说罢,两人不禁抱头痛哭了起来。

    寒假,悄悄的就过去了,李迎又回到了大学。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